緣児

提醒:首页有转载勇维(无授权)搬运工,打扰各位大大…对不起(侵删)喜欢的小可爱们请戳原文向大大们表白。

【维勇】妆

嗷╥﹏╥

Ritataataaa:

是个莫名其妙的突发奇想的产物


其实是因为想买新的彩妆但是没钱x




-1-


维克托第一次见到勇利的时候,他只是个被匆忙抓来补缺角的十八线小新人。虽然是个别人嫌弃临时弃演只出场五分钟的小炮灰,对于得罪了公司里的人被雪藏只好混群演的他来说也足够令他高兴得坐不稳椅子了。


他这个角色在原作里被描述成难得的绝色,作为别的敌对组织的暗桩被男主挑中做了情人,想要趁机刺杀却被干脆击毙。演技如何还不如这张脸来得重要,想来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导演从一众人里挑出他的原因。尽管如此,维克托仍然在等待化妆师来的时候仔细琢磨起他这个小炮灰的台词和戏份。维克托当然知道自己的脸是多大的资本,若是加上足够惊艳的表现,就算只有五分钟,也许就能将他从雪藏的绝路里拉出来。


化妆师是个拎着大箱子姗姗来迟的年轻人,剧组里原来的化妆师忙着给其他的演员补妆,这一个和另外几个一样都还是从隔壁剧组拉过来的。维克托合上剧本站起来和手忙脚乱开箱拿东西的化妆师认真地鞠了一躬,刚出道的时候年轻气盛很快惹着了人,现在他是怎样也不敢拿架子看不起谁了。


“我也是——好的我马上就开始!”


化妆师还没和他说完一句话,那边就开始催人上场了。维克托只好闭嘴坐回去,闭上眼由着化妆师在他脸上倒腾起来。


他在化妆师扭身拿眼线笔的时候悄悄睁开眼瞥了眼化妆师,化妆师叫胜生勇利,这是他从这人胸口的工作证上看见的。在瞥见化妆助理四个字的时候他其实并没有对勇利抱有多少期望,但镜子中妆容半成的自己让他恍惚觉得自己就是那个歹心角色的小情人。勇利挑出眼线笔看见他傻愣愣地盯着镜子,忽然就局促起来讷讷地请求他闭上眼,比上了一点点腮红的他还要双颊泛粉。


在他身后同样赶工的发型师大概是不小心扯紧了他的头发,头顶一吃痛他回过神来,看似镇定地闭上眼,心里却有些痒痒的。


软头的眼线笔尖在他的眼皮内侧轻轻点过,在眼尾才着力描出尾峰,定妆喷雾一下大三让他微微发热的念头。他还没来得及感谢化妆师和发型师就被催着上场去,也许是有了孤注一掷的目标他一遍就过了这场戏,可再回去找的时候那个化妆师已经回去自己的剧组了。


维克托是有一点失落的,化妆师绷紧了神经给他赶妆的时候,蜜褐的眼睛里只容下了他一个人。




-1.5-


勇利提着箱子赶回自己剧组,把他撵去帮忙的化妆组的老师瞥见他随口谢了一句,他又没有事可做了。


他和其他化妆助理坐在一块,有几个人在抽烟,递了一根给他见他不要,于是开始谈论那一个剧组刚才的混乱。


“听说原来的演员榜上更大的金主了,哪还看得上这样的,龙套角色。”


“诶,你刚才瞧见那个被捉去补上的群演了吧,怎么样?”


勇利一怔,下意识捏紧了水瓶,好一会才斟酌着开口。


“长得确实很好看——总觉得和之前火过的那个好像是十四岁的小鲜肉长得挺像的,但是整个人特别内敛恭敬——”


“这么说起来确实有人说隔壁群演有个被雪藏的新人,哎呀,肯定是当初被整了现在不得不谨小慎微了呢。”


勇利耸耸肩,话是如此,可他仍然觉得还是张狂的模样更适合那个安静坐在镜子前等着上妆的人。


被雪藏了半年,还有没有可能重出道呢,勇利很快就不再思考这样无关紧要的问题。这个问题连同维克托本人一起被他划入无关紧要的分类里,于他目前而言,还是怎样去掉助理两个字更加重要。




-2-


维克托终于能对自己的团队有发话权的时候,已经是靠着那次的反派情人角色违约转签另一个经纪公司的第二年了。


虽然因为年龄有些角色他还演不来,但主走中性风格的他现在回想起来,被雪藏的那半年就像是一场梦,而梦里唯一让他感到真实的只是那个和他一样青涩的化妆师。


他是感谢勇利的,那场戏里的妆容为他本身增色不少,勇利虽然是一个助理却确实有着过硬的化妆技术。不论他自己出于什么心态聘请勇利加入自己的团队,确实没有人在见过勇利的妆容后再有意见。


勇利和他想象的一样并不那么擅长建立利用各种关系而向上爬,尽管现在不再是普通不起眼的小助理了。


他足够耐心地等到勇利和他们签了合约后上班的第一天才见到人,那个时候他正被众星拱月地围在化妆间里,左手接过助理一号递过来的温水,右手伸向助理二号示意把自己的手机拿来。经纪人站在发型师边上碎碎念要注意和他们通过气会来街拍的娱乐记者,其他各个助理也都在边上忙活,维克托就这么看着勇利推开门,然后站在那像个呆头鹅一样傻站住不动了。


“化妆师来了让位让位!”经纪人瞧见勇利赶紧把人拉进来,一群人把维克托正前面的位置让出来,勇利不得不微微低头直视略带笑意的维克托,顺手打开了边上的化妆箱。


比起那个时候内敛的维克托,如今春风得意的这人仅仅是凝神看着他也自带一番笑意。十六岁年华正好,介于青年的成熟诱惑和少年的青涩甜美之间。确实维克托现在的定位就是雌雄莫辨的美少年,因而稍显妩媚的妆容在维克托脸上也并不显得突兀。


之前的助理已经给维克托上过粉底和散粉,勇利于是用娇兰的蜜粉给维克托原先哑光的底妆添了点珠光感。说实话维克托的眉形很好,既然只是普通的出行妆也不需要太过夸张,勇利只给维克托上了一点粉色的眼影加深眼窝。腮红也并不是多出挑的颜色,要不是经纪人坚持勇利连高光修容都不想上。


“这样……就可以了吧。”


勇利拿着定妆喷雾有些犹豫,作为才加入这里的新人就算他研究过维克托的妆感也仍然不确定这是不是他们想要的。第一次的妆容,若是搞砸了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唔——还不错吧。”


维克托站起来——这样就已经和勇利差不多高了——他小心机地踮起脚,化妆师傻愣愣涨红脸的蠢样让他像个成功欺负了小朋友的孩子王一样洋洋得意地孔雀开屏,摇摇自己垂在胸前的麻花辫冲着勇利极其没有形象地咧嘴一笑。


“……”


勇利收拾完箱子才发现维克托已经走了,难怪房间里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他对着镜子捏捏自己仍然微红的脸颊,对着已经没有人的椅子小声笑骂了句小孔雀。


明明是个比他还小的未成年人,倒是比哪个成年人都要耀眼了。




-3-


年轻的维克托其实并不喜欢自己后援团对自己“孔雀酱”的昵称,据说这是自己后援团微博最早的管理者提出来的。




-4-


“明明没有什么事,你昨天又熬夜了吧。”


勇利捏着维克托的脸抬起一些,刷具蘸了遮瑕膏在手背上撇了撇,稍稍用力点在维克托明显的黑眼圈上。”


维克托翻了个白眼,被勇利略带着笑意拍了下手臂叫他不要动。


“明明就是想不好给你买什么生日礼物好。”


“骗人。”


勇利上完遮瑕另拿来RCMA的散粉,尤其在鼻尖和眼下仔细定妆过,“现在才四月呢,你想的怕不是给哪个女友买点什么吧。”


维克托分辨出勇利若无其事里掩藏着的一丝酸涩,知道会被化妆师和发型师一起教训也依然伸手搂住勇利的及其顺手地掐了掐腰上的软肉。


“那些大家都知道只是炒作而已了,我可是在考虑给你买个减肥套餐,你最近绝对胖了吧。”


确实胖了还胖了不止一点的勇利面无表情地拿开维克托作妖的手,轻轻踢了维克托一脚。


维克托这才在经纪人的轻咳示意下坐好了,自他二十二岁做了影帝开始,现年是他第五年拿下这尊金奖了。二十三岁的时候,他从总算完全转型为实力派,于是很少再接那些中性性质的广告。也无怪他四年后再次发话接下Chanel冬季彩妆邀请之后就连Chanel本身也是又惊又喜。


他看着镜子,勇利微皱着眉捻着唇刷正在为他上口红,深浆果色就像是猩红的血染红了他的唇片。岁月眷顾面前的男人,从他的十六岁到二十七岁,整整十一年他似乎不曾老去的化妆师都陪伴在他身旁,直至今日除了勇利无人再有资格能为他上妆。


维克托整整西装,在走入拍摄景前回头看了眼在收拾摊了一桌的化妆品的勇利,笑得百般暧昧。


“怀念吗?”


他的经纪人颇有些感慨,这一个拍摄间曾经每半年都会来一次,现在是透着熟悉的陌生。


“总归,除了我谁都拍不好今年的主题。”


经纪人哑然失笑,打灯后站在黑色背景里的维克托仅仅是插袋随意站着,任谁都挑不出错来。


他和来看维克托拍摄的Chanel这边的负责人聊了几句,场内的维克托低头轻嗅一朵白玫瑰,似乎是在瞧着某处,唇上似乎流淌起来的色彩粘在花瓣上,双颊仔细绘上的一片雀斑。


漫不经心擦完刷具的勇利抬头看向场内,相机快门响起后刹那的曝光晃花了眼。




-5-


艺人的恋爱都是不属于自己的。


圈子里一个还算有所成就的艺人因为爆出同性恋情自杀,虽然救回来了也是肯定要退圈了。


更别说其他更多连异性恋情也遭到粉丝反对的艺人,许多只好尽量藏好自己恋爱甚至结婚生子的痕迹。


和其他同事闲聊的时候,经纪人忽然提起维克托的未来,感叹一句不知道维克托最后会是怎样的选择。




-6-


影帝拿多了也就没有最初的新鲜劲了,维克托也深知自己现在进入了瓶颈期,尽管仍然是演艺界的巅峰人物。


他刷了会社交媒体,忽然一拍桌子豪气万丈地宣布要开创自己的产品线。


经纪人摘下眼镜揉了揉眼,又一次为这位大爷的突发奇想头疼起来。


“你打算做什么呢,服装设计说实话都算过时了,难不成你要顺大流开餐厅?”


维克托立刻打电话说有急事让正在授课的勇利过来,抱着呼哧呼哧的爱犬说要做彩妆。


经纪人翻了个白眼,“你可放过勇利吧,他自己的工作室本身就够忙了,你还要让他替你操心你自己的产品线——话说回来,他那个工作室可不就是你撺掇着注资开起来的嘛。”


维克托大概是心虚了一下的。


“也就忙一下吧…我可不是想着在我变成老戏骨用不着这么大团队之后让大家还能有不错的收入呢。”


“说得好听,还不是就为了勇利一个。”


但在勇利满头大汗冲进房间的时候,经纪人还是帮着维克托一起忽悠一脸茫然的勇利答应了维克托又一次新的任性,反正这场面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自己的产品当然是自己代言,用维克托的话说是趁着自己脸还嫩当然要抓紧时间利用一下,要不然还得请别的人就要多花钱了。


“就你钱多还死抠。”


经纪人摇摇头,一边去琢磨起该怎么分红了。


勇利终于回过神来,但对上维克托略带期待的面庞,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


“在你的团队里做真是福利多。”


维克托但笑不语,拉过勇利揉了揉赶过来而乱糟糟的头发。




-7-


维克托的彩妆确实能说是难得大成功的明星创业,经纪人私下里开玩笑说主研的勇利可真是这一辈子都衣食无忧了。




-8-


“我在第一次见过勇利给我画的妆后就在想,这个人,我以后一定要拉进自己的团队里。”


一次在上妆的时候,维克托忽然提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事。


那已经是十余年前的事了,回想起来就如同黑白的胶卷,一帧帧卡顿着流淌而过。


“我那会才是个到处找活干的菜鸡助理而已呢。”


“我不也是个被雪藏的倒霉蛋?”


“菜鸡互啄的黑历史。”


经纪人过来瞧了眼,及其体贴地总结了一句才笑着溜走。


维克托重新坐好,由着勇利给他梳理眉尾。


“论谁都想不到你会有今天的成就吧。”


勇利搁下眉刷,颇有几分感慨。说来也是令人发笑,曾经被得罪而雪藏维克托的那位现在仍然在原地踏步,捧着多是半红半冷的演员。对当时的维克托而言天价的违约金如今也不算是什么值得惊叹的数目了。


“那你,”维克托顿了顿,“你会为我画一辈子的妆吗?”


勇利的手一抖,他极为懊恼地用棉签揩去落错了的那一笔眼影,端着眼影盘半天没有下手。


“我是你的化妆师,什么叫画一辈子呢。”


他让自己听起来像是啼笑皆非一样,但下一笔眼影如何也落不下去。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谁不喜欢你呢。”


勇利像是落荒而逃了。




*总觉得这个故事不要he比较好…总之就是说这一步不踏出去就什么糟糕的事都不会发生这样保守的为了你好的想法


*大概


*下周的我,是一个死于两个midterm和一篇essay的我

评论

热度(179)

  1. 緣児Ritataataaa 转载了此文字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