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児

提醒:首页有转载勇维(无授权)搬运工,打扰各位大大…对不起(侵删)喜欢的小可爱们请戳原文向大大们表白。

【维勇丨ABO】狩猎

二次元の秋:

 @谛听 点的警察维X花滑选手勇


私心加了ABO和其他设定希望大家喜欢


祝大家明天520幸福


预警:


维A勇O


切开黑


请千万不要纠结逻辑,不要带脑子看它....




放文:




优胜劣汰——自然界一直遵循的残酷法则。小到一场微不足道的猎食,大到天崩地裂的灾难,都不过是大自然选择的结果。最终留下来的,只会那个时期的强者。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筛选,在几千年后的今天,即使人类已经拥有了其他生物无法企及的智商和技术,但所有人——无论是拥有绝对力量的Alpha,善于隐藏自己能力的Beta,还是看上去稀少弱小的Omega——无一例外的都仍保留着那部分最原始最强悍的基因。


 


他们睿智、贪婪、凶狠。


 


任何一个人,只要稍不留心,就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口中的“食物”,从此退出社会的舞台。


 


在过去的时代,无论看上什么,他们都会简单粗暴的用掠夺的方式占为己有。而现在,虽然有了法律的约束,但“狩猎”的事情依旧时常发生。许多Alpha在看中了Omega后,都会倾尽一切方法,在法律的灰色地带游走,以便达到他们的目的。


 


在如此环境下,被誉为EROS的化身,来自日本的Omega花滑选手胜生勇利收到一张声称要掠夺他身心的匿名信,也丝毫不会让人意外。事实上,这并不是第一封,也不会成为最后一封。


 


受到威胁的对象是一名日本人,哪怕他的名字响彻全球也不会是俄罗斯警方该操心的事情。但是,偏偏胜生选手是在踏上俄罗斯后才收到的信件,又偏偏正值两国外交敏感的时期,如果这名日本国宝级的花滑选手出了任何差池,极有可能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不得已,俄罗斯警方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精心挑选保镖人选,确保胜生勇利在比赛的这段时间平安无事。


 


而对于俄罗斯警方安排的对象,勇利从见到第一眼起,就对他的能力保持着非常怀疑的态度。


 


当然,这并不是说那位警察是个菜鸟。事实上,在勇利看到他的履历的时候,甚至有些惭愧——他应该更适合去做一些对社会带来更大价值的事情,比如缉毒什么的,而不是成为自己的专属保镖。但是,不得不说这个人无论从穿着打扮,还是待人处事上,都没有半点保镖的样子。


 


比如此刻,勇利放下手中喝到一半的红茶,瞟了一眼坐在他对面一边悠闲地喝着咖啡,一边与他聊天的银发男人,叹息了一声。


 


“怎么了?茶不好喝吗?”男人听到勇利的轻叹,停下了自己的滔滔不绝,非常自然地端起勇利面前的杯子抿了一口,下了结论。“好像是有些凉了,我再叫一杯?”


 


勇利看着对方优雅的动作,摇了摇头。对他的熟稔感到有些不适应。


 


在勇利的印象中,所有保镖都应该像电影里那样板着一张严肃的冷脸,和被保护对象保持一定距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只要有些许异常就会立刻行动。而不是像老朋友一样与他勾肩搭背,畅谈人生理想。


 


这根本不是一个传统保镖会做的事情。


 


不过,从第一天见到这个男人起,他似乎就没有按照套路出牌。


 


那一天,自己刚刚下榻酒店,打算洗漱一下就去休息。但是,就在他刚刚洗完澡,披着浴袍打算埋进松软的大床时,有人按响了门铃。


 


勇利以为是什么客房服务,毫无顾忌地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一个穿着三片式高级西装的英俊男人,手上拎着一个黑色大号手提箱,一副商务精英的模样。勇利忍不住眨了眨眼睛,侧头看了眼门外的房门号,默念了好几遍,才确定这的确是主办方给自己安排的房间。


 


“您是不是走错了?”勇利忍不住问道。


 


“不,我是来找您的。”男人友好地一笑,掏出了警官证。“我是俄罗斯警署派来保护您的。我的名字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嗯?


 


勇利歪着头扫了一眼维克托。切雷斯蒂诺教练的确和他提过俄罗斯警署给他安排了一个保镖,但他没有想到那个人这么快就来了,还穿得像是来参加商务会议的。


 


“如果您有疑虑,这是总部的派署文件,在未来的两周中,我都会贴身保护您。”维克托看出勇利的怀疑,递出了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文件。勇利匆匆扫了一眼,确认没有问题,侧过身让他进了门。


 


维克托一进门就把西装脱到一旁,打开了随时携带的手提箱。箱子里面是散装的枪和一些子弹,维克托非常熟练的当着勇利的面组装好了枪,装上子弹,和枪套一起绑在了身上。在皮革带子的勒束下,勇利可以看到他隐藏在外套下的坚实肌肉,散发着致命的荷尔蒙。


 


做完了这一系列动作,勇利回过神看到新晋保镖忽然转过头对他微微一笑,问道:“为了方便起见,我可以直接喊您勇利吗?”


 


那个时候他就应该有所察觉的!


 


勇利愤愤地端起杯子猛得喝了一口,等喝完了,才想起来这个杯子刚刚维克托也喝过。


 


可是一切已经晚了。只见维克托露出了一个揶揄的笑容,问道:“这算间接接吻吗?”


 


当然不算!勇利无言地瞪了维克托一眼,简直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看着又气又羞的勇利,维克托心情颇好的买了单,拉着勇利把他半抱在怀里,走向酒店。


 


对于维克托的这个动作,勇利从第一天起就明确地表示了拒绝。但是维克托却说道:“只有这样发生袭击的时候我才可以替勇利挡住攻击呀,不然怎么能称为“贴身”保镖呢?”


 


嗯…….这理由真是冠冕堂皇到让他说不出反驳的话。


 


 


短短两个礼拜的时间在准备比赛的过程中过去了大半,他们每天重复着一起吃饭,去冰场练习,再一起回酒店的规律作息。所有人,包括勇利自己都认为那封匿名信不过是某个狂热粉丝的恐吓,并不会有什么实质的行动。甚至维克托也玩笑地揽着勇利直说自己这趟任务实在太轻松了。


 


然而,他们放心的还是太早了。


 


在SP比赛的前一天,就在他们刚刚在冰场结束练习,准备回酒店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维克托在第一时间感受到空气中微妙的变化,一把将勇利护在怀里,另一只手掏出怀里的枪指向角落。但是,与子弹相比,他的速度依旧慢了些。维克托感到左肩一阵灼痛,一颗子弹擦过了他的肩部,在背后的墙上打穿了一个洞。


 


不过,这样的小伤怎么会打倒维克托。只见他利落地对着角落几个精准的点射,几个黑衣人应声倒地。其他人见状纷纷躲回暗处,打算伺机而动。


 


“快走!”维克托见时机正好,立刻抱住勇利向外撤去。途中不忘把勇利的脑袋捂在自己怀里,不想让他看到这个残酷血腥的画面。


 


眼看目标离开,这些人立刻跳了出来,但刚一出手,就被维克托一一拿下。


 


两人很快退到了门口,可大门外也早等着一排人,看着他们训练有素的模样,维克托立刻知道这是一波有组织的雇佣兵。


 


“真舍得下血本啊。”维克托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勇利,“不过,那个人算是打错了算盘。”


 


他一脚踢开一旁的厕所大门,快速搜寻了一圈。没有别人,也没有窗户,四周都是实墙,没有突破的可能。得出这个结论,维克托把勇利放了下来。


 


“你在这里锁好门等我,无论听到什么,千万别出来,明白了吗?”


 


勇利闻言抱住维克托的手臂,低着头说:“不,别走,太危险了。”


 


“他们很快就会搜到这里,到时候就太被动了。”维克托握住勇利抓着他的那只手,安抚道:“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我很快就来接你。”说完,不再浪费任何一点时间,他把勇利推进隔间,把门关上。握着枪,走了出去。


 


门外,这队雇佣兵显然早已探查过这个冰场,对地形非常熟悉,他们借着几处摆设想先发制人。不过,维克托早已看穿了他们的心思,埋伏在暗处,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两方交战了几波后,对方很快意识到了维克托的强悍,打算撤退从长计议。但维克托却打定主意要将他们全部解决。


 


十五分钟后,当整栋楼只剩下一个入侵者的时候,维克托拿着枪指着那个人的头,看着他害怕的跪在他的面前,没有立刻开枪,而是忽然说道:“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心思才能接近我的勇利吗?”他低下头,在那人的耳边低声说道,“我又怎么会让你们这些不自量力的杂碎得逞?”


 


听着维克托的话,对方忽然明白了什么,惊惧地瞪大了眼睛,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随着“砰”得一声枪响,献血溅射在墙壁上,那人眼中的光彩渐渐隐去,最后成了一片死寂,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看着这些横七竖八躺倒在地上失去生命的人,维克托微微一笑,仿佛这些人并不是由他处理的。他一边走向厕所门口,一边理了理西服。身上沾染了不少血迹他也视若无睹,仅仅掏出手帕擦了擦手。随后,把凌乱的刘海梳到一侧,才打开了门,慢慢走向那扇唯一紧闭的门前。


 


“勇利,已经结束了。”


 


维克托的语气十分温和,但是门的另一侧是一片安静。


 


过了很久,他才听到“啪嗒”一声门锁开启的声音,但是勇利并没有走出来。对此,维克托并不感到意外,相反他觉得勇利能在这样的袭击下保持冷静没有尖叫着昏过去已经是Omega中的佼佼者了。他缓缓推开门看向里侧,勇利正戒备地站在隔间里的角落,看向他的目光中夹杂着惊慌和疑惑。甚至,在两人对视之后,又往墙边退了退。


 


维克托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模样:衣服在打斗中被扯裂了几处,左肩中枪的地方渗着大片的血迹,加上刚刚那些人垂死前惊恐的叫喊声,勇利会怕他也是理所当然。


 


“害怕了?”维克托问道,慢慢露出了一个笑容,配上浑身浴血的样子,就像从地狱来到人间的撒旦。


 


勇利没有回答,眼神从他的脸上落到他的肩上,在看清那个狰狞的伤口的时候倒吸了口气,闷闷地说道:“你……受伤了。”


 


“小伤。”维克托不在意地当着勇利的面扯下半截衬衣,捆在伤口周围,虽然没有什么效果,但至少可以帮助止血。


 


“刚刚太危险了……你应该藏起来,等待救援……”


 


“如果那样做他们很有可能先找到你,你会被他们带走,从此在这个世界消失。”维克托冷静地陈述着那样做的结果,没有一丝恐吓的意味。


 


勇利咬了咬唇瓣,垂下眼睛,没有说话。他知道维克托说得都是事实,但他并不希望看见维克托为了保护他而受伤。


 


“但你受伤了……”勇利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维克托忽然向他走近了几步。他下意识的住了嘴,整个人向后退去,却没想到自己早就退到了墙角,退无可退。


 


“嘿,勇利。”他背贴着墙,看着维克托走到他的面前,微微低下头,对他笑了一下,然后凑到他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吹拂过他敏感的脖颈,勇利几乎觉得维克托在下一秒就要含上他的耳垂。正在那时,他听到维克托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你这么聪明,不如猜猜看,这个任务是上面派给我的,还是我自己要来的?”


 


 


这个问题,维克托并没有等到答案。在警察姗姗来迟后,立刻清理了现场,把他们带去做了笔录,等回到酒店已是深夜。


 


“对不起,今天可以麻烦你睡在外间吗?明天就是比赛了,我今晚需要一个安静的睡眠。”勇利一回到房间就把维克托拦在了门外,用蹩脚的理由与他保持距离。


 


维克托深深地看了一眼勇利,回道:“当然。”然后转身走了出去,甚至贴心的帮他关上了房门。他知道勇利需要时间来消化今天的事情,但他也不打算就此止步。在他做尽了这一切以后,他对勇利势在必得。


 


如果两周的时间无法让他接纳自己,就一个月,一个月不行,就一年。哪怕让他离开俄罗斯去到日本,也在所不惜。


 


维克托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夜色,想起一年前他在当另一名选手的保镖的时候,是如何对勇利感到惊艳。他清楚的记得在那一天的表演中,勇利一反往常清纯的形象,以性感和爱欲为主题,征服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包括他。


 


或许,就在那开场的一个飞吻中,他就已经沦陷了。


 


想到这,维克托看了眼那扇紧闭的大门,自信地一笑。


 


他,是不会让勇利逃出他的手掌心的。


 


无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第二天一早,维克托早早起床准备,但是勇利一直没有出现。在临近出发时间的时候,他有些担心地敲了敲门。


 


屋内没有回应。维克托皱了皱眉,推门进去。床铺上一片凌乱,空气散发着轻微的Omega气味,十分香甜。


 


“勇利?”维克托喊道。


 


“我在这。”勇利的声音从房间的角落传来。


 


维克托寻声走向了洗浴室。


 


洗浴室里勇利正在穿他今天比赛的衣服。镂空的设计,贴身的剪裁,把勇利性感的曲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维克托欣赏地看着自己的猎物,目光在触及镜子里反射出的景象后,呼吸蓦得一窒,心跳不由得加速起来。透过镜子,维克托看到勇利的后背完全暴露在外,露出一大片奶白色的肌肤,在黑色的表演服下显得尤为诱惑。


 


“我后背的拉链够不着,可以帮我一下吗?”勇利看见是维克托,放心地转过身,露出后背,棕红的眼瞳越过肩部,乞求地看向他。


 


“乐意之至。”维克托走上前,拉住了拉链,慢慢地顺着脊柱的位置替他拉上,指尖若有若无地触碰到他光滑的皮肤,引起勇利微微的颤栗。在如此近的距离下,Omega的腺体几乎就在他的嘴边,只要他轻轻咬上一口,就能把他变为自己的所有物。


 


但是维克托并没有这么做。他并不只是想占有勇利的身体,而是想要拥有他的全部。对此,他很有耐心。


 


“好了。”


 


“谢谢。我们现在走吧。”


 


 


一连两天的比赛十分消耗体力和精神力,勇利在第一天的比赛结束后就把要和维克托保持距离的想法抛到脑后,任由他代替忙得焦头烂额的切雷斯蒂诺教练照顾自己的起居。


 


所幸,比赛非常圆满的结束了,他此次的俄罗斯之行也算完美的画上了句号。


 


在最后一天晚上,当维克托陪着勇利在灯火阑珊的街道穿行的时候,看着勇利被霓虹灯照射着背影忽明忽暗的样子,忽然涌起了一股浓浓的不舍之情。这种感觉啃噬着他的理智,让他想要加入“狩猎”的队伍,把他绑到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只为他自己所有。


 


但他知道这样的举动只会让他真正失去勇利,所以他不会这么做。


 


可是,有些人却偏偏不明白。


 


在两人并肩走进酒店房间的时候,有一批人已经在那等着他们了。


 


或许上一次全军覆没的教训太过惨烈,在一进门的时候,对方就集中武力攻向维克托。不过这一次对方没有用枪。


 


也许是担心伤到勇利吧。维克托如此想着,伸手把勇利推到一旁,一个翻滚躲开了对方的袭击,掏出枪直接对着对方的心脏就是一枪。


 


几条杂鱼很快被清扫干净。不过,对方也早有准备。兵分两路,一队负责绊住维克托,另一队则负责带走勇利。


 


等维克托费劲力气把他这边的人解决的时候,那里已经抓住了勇利的胳膊,正打算往外拖。


 


看见此情此景,维克托立刻往勇利那跑去,但左肩的伤口在刚刚的打斗中已经再次崩裂,维克托一吃痛,步伐一顿,就失去了救人的先机。


 


就在他咬牙打算奋力一搏的时候,只见原本像麻袋一样被扛在肩上的勇利忽然用双腿夹住了那个人的脖子,一个翻身把那人直接钳倒在地。随后,一个侧踢精准地击中了另一人的太阳穴。在第一个人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的时候,又回身抱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拧。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十分干脆利落。


 


维克托惊讶极了,他看着勇利活动了一下被捏痛的手腕,踢了踢地上的人,确定他们全都不省人事了,才慢慢走向他。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被教导应该如何在这个世界保护自己。尤其,在确定我是Omega之后,美奈子老师就非常严格的训练我如何抵御Alpha的袭击。对于我来说,最好的保护色,就是Omega的身份。”


 


他不紧不慢地走着,直到站定在他面前,维克托才发现,勇利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戏谑。


 


“嘿,维克托。”勇利魅惑地一笑,嫩白的指尖抚上维克托的脸颊,顺着他的脖颈,摸到他性感的喉结,摩挲着问道:“既然你这么厉害,不如猜猜,从一开始我究竟需不需要保镖呢?”说完,低下头,深深地吻了下去。


 


这是充满掠夺性的一吻,满含着占有欲和渴望。勇利啃食着维克托的唇瓣,让他几乎尝到了血的味道。但维克托却没有丝毫感到失望,反而被勇利这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激得更加兴奋。


 


一吻结束,勇利退开了几步,居高临下地看着扔半跪在地上的维克托,舔了舔唇瓣。


 


“滋味不错。”


 


看着勇利的动作,维克托笑着站了起来,上前搂住勇利,把他拉向自己,紧紧地圈在怀里。


 


“你需要的是我。”他笃定地宣告道,“也只能是我。”这一次,维克托主动吻上了勇利。


 


两人唇齿交缠,激烈的信息素在狭小的空间里碰撞,谁也没有让步。直到几乎喘不过气了,两人才各自退开一步。


 


“嘿,维克托,有兴趣来日本吗?”勇利挑了挑眉,问道。


 


“当然。”维克托微微一笑,牵住了他的手。


 


在这一场名为掠夺的狩猎中,猎人可曾想过,他也成为了对方的猎物。


 


END


 


小剧场A


 


维:既然你一开始就看中我了为什么拒绝我的亲近。


 


勇:你听过“欲擒故纵”吗?


 


 另外,没错!恐吓信是维发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勇。



评论

热度(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