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児

提醒:首页有转载勇维(无授权)搬运工,打扰各位大大…对不起(侵删)喜欢的小可爱们请戳原文向大大们表白。

【维勇】Fruitless Love

晕晕:

FruitlessLove


·捏造角色的视角


 


大家都说,卡捷琳娜是一个美丽的女孩。


她有着一头长长的柔顺的金色头发,在阳光下可以闪耀出光泽的那种。卡捷琳娜的相貌并不艳丽,脸色苍白,鼻梁上还有些许淡淡雀斑。身高处于俄罗斯女孩的平均水平,不高不矮。身材也不是特别出众,但也是苗条匀称。


卡捷琳娜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夸得她好看。她嫌恶地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皱了皱脸:“多么平淡的一个女孩,明明只有头发算得上令人印象深刻。”


卡捷琳娜有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她很喜欢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但是俄罗斯人民有谁不喜欢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呢?他是国家的英雄,他是冰上的皇帝。喜欢他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当卡捷琳娜得知自己有机会师从雅科夫教练学习滑冰的时候,她高兴得整晚没有睡着,第一次见证了圣彼得堡的凌晨一点到早上七点。成为雅科夫的学生,意味着她可以与维克托成为冰场伙伴。也就意味着,能够与喜欢的人更近距离接触。


所以当她欢欢喜喜地在令人向往的YubileynySports Palace开始滑冰却在没亲眼见着维克托一次就得知对方飞去日本跑去找一个叫胜生勇利的选手时,她气得又失眠了一晚。


 


作为滑冰选手,卡捷琳娜天赋并不出众。从前的教练就说过,卡捷琳娜的滑冰中缺少些什么。从技术上来说,得益于她的刻苦努力,正在一步步提高。然而她的表演却一直是平平淡淡的,偶尔能令人眼前一亮,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未能达到令人难忘的程度。


卡捷琳娜很迷茫,但她只能日复一日地滑下去。


 


维克托跑去日本成为胜生勇利的教练这件事,卡捷琳娜也习惯性地一直密切关注着。多年来只注视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使得卡捷琳娜一开始听到这个叫胜生勇利的选手时脑子一片空白。


抱着“这家伙是谁”的疑问Google了一下才发现对方是日本的王牌选手。


长相不算出众,卡捷琳娜心想,但是眼睛意外的可爱。


从那时候起,卡捷琳娜就一直关注着这对师徒的动态。胜生勇利的比赛,两人的采访,有机会的时候卡捷琳娜都会仔细观看阅读。


这个叫胜生勇利其实是个了不得的家伙啊。卡捷琳娜逐渐发现。


在巴塞罗那大奖赛决赛那一天,在圣彼得堡看完直播后的卡捷琳娜,跳出了一个3A。


 


时隔八个月,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终于回到了俄罗斯,回到了圣彼得堡。


得知维克托回归现役的卡捷琳娜在冰场雀跃得不由自主做了一个优美的贝尔曼。卡捷琳娜从未感觉到身体如此柔软轻盈。沉浸在喜悦当中的卡捷琳娜突然想起胜生勇利的事情,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冰上。


维克托回到圣彼得堡意味着胜生勇利要和他分开吗?结果那一天只顾着考虑胜生勇利的事情而一直滑着规定圆形的卡捷琳娜被严厉的雅科夫教练叫下了冰场。


 


卡捷琳娜觉得自己简直是瞎操心。她早就应该想到那个事事完美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会将胜生勇利带到俄罗斯来。看一看他们的采访就知道了,维克托的手就没有离开过胜生勇利,一直稳稳妥妥地黏在对方身上。


他们来到圣彼得堡冰场的第一天,维克托像往常一样完美无缺,比电视上还要英俊的脸庞令在一旁远远看着的卡捷琳娜看得不禁红了脸。


穿着私服的胜生勇利比电视上看到的要腼腆不起眼,厚厚的镜片和口罩将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的。


这真的是那个在冰场上将观众迷得神魂颠倒的胜生勇利吗?卡捷琳娜不紧沉思。


跟大家打过招呼后,维克托开始介绍胜生勇利。


“这是胜生勇利,”维克托自然而然地把胜生勇利往自己身边搂得更紧,当着大家的面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我的学生和未婚夫。”


简直就是在宣布主权。


卡捷琳娜感到嘴巴有些苦涩。


 


胜生勇利在冰场上就像是另一个人。


脱掉厚重私服的胜生勇利的身材其实非常修长优美。滑冰时舒展的双臂,扭动的腰肢,摘掉眼镜后扑闪着显得更加清楚的闪亮的大眼睛,一举一动都令卡捷琳娜不禁看呆。


卡捷琳娜敢说,胜生勇利的接续步比维克托的更要优美流畅,令人沉醉。


她开始有点明白为什么维克托对他如此执着了。胜生勇利的滑冰里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某样东西,他能够紧紧地抓着观众的心,令人移不开眼睛。


那到底是什么呢?卡捷琳娜觉得那大概也是自己所缺少的东西。


想到这一点的卡捷琳娜觉得有点焦躁,她低着头漫无目的地在冰场里滑着,想着自己下个赛季的节目,想着雅科夫教练训斥自己的话,想着那个胜生勇利。


这样的结果就是毫无征兆地就撞上了前方的人。


卡捷琳娜猝不及防地结结实实地撞在某个人身上,一下子摔在了冰上。她窘迫地抬起头刚要开口道歉,却更窘迫地发现对方是胜生勇利。


“你没事吧?”


近距离看来,胜生勇利果然很好看啊,皮肤白白嫩嫩的,那双眼睛闪亮亮的,淌着汗的脸使他看起来更加生动。卡捷琳娜坐在冰上,呆呆愣住了。


“那个,你没事吧?”


对方又关切地问了一句,卡捷琳娜才回过神来。她一下子红了脸,急忙站起来,慌乱地说道:“没,没事!”


“没事就好,”胜生勇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听起来好像舒了一口气,“我看你没有反应还以为你受伤了。”


“我,我没事,”卡捷琳娜脸更红了,胜生勇利的声音酥酥脆脆的,令人很舒服,“我只是…”


“勇利——”


卡捷琳娜回过头,看见维克托皱着眉满脸关切地滑过来,直奔胜生勇利身边,焦急地四处查看对方的身体,“勇利,你没受伤吧?”


“只是撞到而已啦,我真的没事啦,”胜生勇利咯咯地笑起来,推着维克托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的手,似乎是被维克托逗得痒痒的,“幸好我们两个人滑行的速度都不快。”


大概是被勇利的话提醒了,维克托才注意到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他满脸歉意地转过脸向卡捷琳娜道歉。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被维克托搭话的卡捷琳娜来不及感到脸红心跳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尼基福罗夫先生你给我道歉就好像在说真是对不起我家的勇利给你添麻烦了啊。


卡捷琳娜摇摇头,表示自己真的没事。


“说起来,”维克托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举起食指放在嘴唇上,歪着头,“我还没有见过你呢,小姑娘你是新来的吗?”


“我是八个月前开始跟随雅科夫教练学习滑冰的。”就在你飞去日本的那天啊,卡捷琳娜咬了咬牙。


“原来如此!”维克托笑起来,“难怪我没有见过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呢?”


“卡捷琳娜。”不,已经回到这里几天的你应该见过的,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你眼中只有胜生勇利。


“真是个好名字呀!”


正在心里默默抱怨的卡捷琳娜听到胜生勇利的赞美吓了一跳。胜生勇利又露出可爱的笑容,像是强调地又添了一句:“很美哦!”


卡捷琳娜一瞬间觉得自己看见了天使的笑容。


“既然是新朋友,那不如今晚练习结束后大家去喝一杯吧!”维克托一拍脑袋。


 


对于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卡捷琳娜现在也感到很迷茫。


这是现年十八岁的她第一次进入酒馆,但是现在不安感已经盖过了刚开始的新鲜感。


周围开始吵闹起来,卡捷琳娜扫视了一圈酒馆内,基本都是俄罗斯大叔们在吵吵闹闹地大口灌酒,只有他们这一桌平静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卡捷琳娜很快发现自己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时间回到一天的练习结束时。维克托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尤里,米拉,还有波波维奇,兴致勃勃地说道:“今天我和勇利交到了一个新朋友喔!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吧!”


没想到却换来米拉一个白眼:“卡捷琳娜一直都在这儿和我们练习啊,你们这对笨蛋情侣是要多漠视旁人才会在几天后才意识到啊?”


“不过,反正你们两个请客就行啦,”米拉走过来一把挽起卡捷琳娜的手臂,率先走在前面,“这是你们两个要做的补偿噢。”


“当然当然。”维克托笑开了花,搂过旁边一直微笑的勇利往脸上就亲了一口。


 


晚餐刚开始时,气氛是很正常的。


他们选的酒馆提供的饭菜味道尚算可以。卡捷琳娜一边默默往嘴里送罗宋汤一边观察着他们。


波波维奇最近似乎是新交了一个女朋友正在和米拉交流情侣之间的话题。尤里大口大口嚼着皮罗什基一边抱怨不好吃一边吵闹着要胜生勇利做猪排饭给自己吃。胜生勇利露出些许宠溺的笑容答应着尤里的要求。维克托则是一边用右手优雅地吃着饭的同时左手就没有离开过胜生勇利的腰。


不时还使坏一样捏捏胜生勇利的腰故意引得他咯咯笑起来,使得他不住地向吼着“你们两个给我好好吃饭!”的尤里频频道歉。


即使是好好道歉了但声音里也根本没有歉意。卡捷琳娜毫无征兆地看见维克托伸出舌头舔掉沾在胜生勇利嘴角的酱汁,舔完后还意犹未尽地接起吻来。而满脸通红的胜生勇利也渐渐放弃抵抗沉醉在亲吻中直到被忍无可忍的尤里踢了一脚。


卡捷琳娜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旁若无人的笨蛋情侣。她以前总是无法理解在别人面前大肆亲热的情侣脑子究竟怎么想的,但看到维克托和胜生勇利之后她觉得这一定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不经脑子的自然反应。


 


就是在他们开始喝酒的时候卡捷琳娜才发现不久前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他们这一桌一点都不平静,不如说胡闹得很。


晚餐开始的时候维克托就在小口小口嗫着伏特加的同时有意无意地引诱胜生勇利喝酒。一开始胜生勇利极力拒绝,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但究竟是抵抗不了维克托摆出的撒娇脸和呼在耳边的恳求,说着“就只喝这一杯”便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已经喝过好几杯香槟的胜生勇利此刻坐在了维克托的大腿上,手臂搂过维克托的脖子开始哼哼唧唧地说着酒话。


“维克托…你真的是维克托吗?”满脸通红的胜生勇利扯着维克托的衣领,脸凑到对方面前,额头抵着维克托的额头,眯着眼确认对方的脸。


气氛渐渐变得有些暧昧,卡捷琳娜尴尬地转过脸,看到一旁喝着果汁的未成年人尤里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他淡定地咬着吸管不时还将手机摄像头对准维克托和胜生勇利一阵连拍。而喝醉了的波波维奇似乎是想起自己被甩的经历与刚和男友分手的米拉已经哭作一团。


“让我看看?…蓝色的眼睛,银色的头发…”胜生勇利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维克托的脸颊,拨开刘海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原本撅着的嘴巴又咧开大大的笑容:“真的是维克托啊…”


维克托浅浅一笑,抓住在自己脸上乱摸的胜生勇利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一下。两人的同款戒指在酒馆昏暗的灯光下仍然反射出耀眼的光。


“我呀…能够来到圣彼得堡和,和维克托一起滑冰,”胜生勇利挣开维克托的手,捧起维克托的脸,皱着眉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认认真真地说道:“真的…真的很高兴啊…”


“我知道,我知道的,勇利…”维克托摸着胜生勇利的后颈将他拉近,贴上了胜生勇利的嘴唇,“我也…最高兴了。”


被吻住的胜生勇利安静下来,闭上眼睛回吻着维克托。他双手紧紧扯着维克托的衬衣,嘴里咕哝着发音像是“hanarezunisobaniite”的日语。


卡捷琳娜在一旁看得完全呆住了。醉酒后率真的勇利跟平常容易害羞的勇利根本是两个人。那样大胆的告白,喝醉酒后更加闪亮的棕色眼睛,看着维克托时那样痴痴的眼神…卡捷琳娜心里隐隐作痛。


晚餐的结果就是维克托抱着酩酊大醉的胜生勇利打计程车回家。剩下清醒的尤里和卡捷琳娜照顾两个醉鬼。


“帮大忙了啊。”尤里迅速跟卡捷琳娜道了谢,又害羞地别过脸去。


卡捷琳娜愣了一下。今晚真是见识到了大家的另一面啊。她暗暗感叹。


 


几天之后在冰场里,正在休息的卡捷琳娜被走到自己身旁的胜生勇利搭话了。


“前几天…真是对不起!”勇利搔着后脑勺的头发,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地说道:“明明是为了卡捷琳娜你...结果...”


卡捷琳娜点点头,想起几天前喝醉的胜生勇利坐在维克托大腿上的情景,也一下子红了脸。


“这个没事...”卡捷琳娜连忙摆摆手。


“噢…”


两人同时噤声,一阵尴尬的沉默。


卡捷琳娜偷偷瞄了瞄站在身旁的胜生勇利,看见他正带着一脸憧憬的表情看着冰场的某处,嘴角微微勾起,眼睛又是闪闪发光的。卡捷琳娜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不出意料地看到了维克托。


真是…毫无顾忌的目光啊…卡捷琳娜嘀咕着,感到一阵烦躁。她鼓起勇气,小小声地说道:


“胜生你和维克托关系真好啊。”


“哎?”突然被点到名的胜生勇利愣了一下,他抓了抓头发,“是,是这样呢。”


“胜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维克托的呢?”


“嗯…嗯…这个…”胜生勇利又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不由自主地咧开嘴巴露出笑容,眉眼弯弯的都含了笑意,“从十二岁开始吧。”


一定是想起了十二岁时自己喜欢上维克托的那一刻吧。


“哎…这样啊…”卡捷琳娜漫不经心地用手指卷着发梢,漫不经心地说着:“真是很久了呢。”


“嗯…也是很久了呢…”胜生勇利喃喃道。像是肯定卡捷琳娜的话,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卡捷琳娜盯着胜生勇利渐渐变红的脸和抿着笑容的嘴。


“至今为止,我的大半个人生的时间都是以维克托为目标的。”停顿了一会,胜生勇利突然开口说道:“他一直是使我吃惊的天才呢。”


卡捷琳娜没有说话,她在等着。


“第一次察觉到爱,就是维克托来到我身边成为我的教练的时候。”胜生勇利腼腆地一笑,低下头继续说道,“那时候太过高兴,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好。”


为什么要跟我讲这些呢?卡捷琳娜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第一次想要紧紧抓住的人,就是维克托。”


卡捷琳娜一直看着自顾自说了一大堆话的胜生勇利。他那一直没有离开过冰场上维克托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因为谈论着维克托而整个人都生动起来。卡捷琳娜移不开眼睛。


被这样这样热切的眼神所注视的话,会是怎样的感觉呢?卡捷琳娜呆呆地望着胜生勇利,陷入缥缈的想象中。


“卡捷琳娜的滑冰也很美呢。”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将卡捷琳娜拉回现实,她回过神来,发现胜生勇利看着自己,眼睛里有温柔的笑意。


“虽然有些焦躁,但是很温柔。就像卡捷琳娜本人一样美呢。”


“怎,怎么会!”卡捷琳娜想起至今为止教练的评价,慌忙地否认,“我这样的…这样平淡无奇的人…”


“并不平淡无奇啊。”胜生勇利轻轻笑起来,“卡捷琳娜很美丽呢。大家都是这么觉得的。”


“卡捷琳娜有一头美丽的长发呢。绿色的眼睛也很好看,总是在寻找什么一样…”


卡捷琳娜吃惊地微张着嘴,觉得脸上渐渐红得快要烧着了,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啊?


“啊对不起!我是不是太多话了?”意识到卡捷琳娜的沉默不语,胜生勇利慌了,结结巴巴地想要说点什么。


“出轨是绝对不行的哦勇利!”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过来的维克托一把揽住胜生勇利的肩膀,另一只手捧起他的脸,不满地说道,“勇利只能够看着我一个人啊!”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胜生勇利任由维克托抓住,一边脱下冰刀套随着维克托走进冰场,一边还宠溺地抱怨着:“真是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留下卡捷琳娜在原地。


这算什么啊?卡捷琳娜红着脸,低下头靠在墙边缓缓蹲下身子,泫然欲泣。


从前喜欢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时候大概只是因为受到周遭的大家对他毫不掩饰地表达爱意的影响。但是对胜生勇利,卡捷琳娜第一次觉得有了名为“爱”的感觉。


就在意识到自己其实早已喜欢上胜生勇利的时候又清楚地知道自己注定失恋了。因为自己喜欢上了就是那个因为对维克托抱有满腔爱意而整个人闪闪发光的胜生勇利。能够滑出YURIOn ICE那样的胜生勇利。


这根本就是一场注定的无果之爱。


卡捷琳娜捂着嘴巴,在心里默默地喊着。


胜生勇利你把我的心还回来啊!


 


End.


 


我在乱七八糟写些什么呀orz本来想吹勇的,却发现自己语言能力贫瘠得很。


之前又re了一遍tv,第五话结尾勇利爱的宣言又把我哭得稀里哗啦的,大概是因为这样才产了这篇奇怪的文…



评论

热度(101)

  1. 緣児晕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