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児

提醒:首页有转载勇维(无授权)搬运工,打扰各位大大…对不起(侵删)喜欢的小可爱们请戳原文向大大们表白。

【勇维】不管怎样也是个Alpha啊!

勇维

污梅哥哥:

五千字abo长车,吃好喝好




《不管怎样也是个Alpha啊!》




我的名字是胜生勇利,一个并不怎么厉害的花样滑冰选手,是个Alpha,大概。


 


事实上,从青春期开始,我就一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是一个Alpha。


学校的性教育课本上明明是这样写的:“男性Alpha一直以来都被指定为领导者的角色,看上去普遍比其他性别优越很多”。我真的搞不懂各方面都完全不行的自己,到底有哪里符合Alpha的特点。


 


我曾试过旁敲侧击地向我妈表达自己的疑惑,得到的不出所料是“没有这回事哦!勇利在妈妈心里一~直都是最强的哦!”这样的答复。


 


感动倒是很感动啦,可果然还是觉得自己生错了性别啊。


 


与此相比,尽管维克多总是让我惊讶,发现维克多是Omega的时候,我反倒是一点都不惊讶。


 


无论是他在冰上的舞姿,还是他柔软的身段,甚至不需要任何信息素,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足以让全世界为他疯狂。


 


最重要的是,我最喜欢的维克多,当然应该是最特别的存在。这个世界上强大的Alpha和平凡的Beta都太过于常见,只有他这样出众到不符合常理的男性Omega,才是真正万中无一的。


 


维克多果然很厉害啊。


 


一边训练一边这样想着的我,看着在我前方示范着动作的维克托,觉得他似乎比往常还要更闪耀一点。


 


自从他像神明下凡一般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天开始,我一直都过着做梦一样的生活呢。


 


很快我便为这样的分心付出了代价,猝不及防地,失败的阿克塞尔三段跳使我左脚绊右脚摔了个结结实实的狗吃屎。


 


痛痛痛……不仅痛还很丢脸。


 


这样的跳跃失败在训练中不能说司空见惯,也算是比较常见。以往的每次失败除了我本人以头抢地鼻青脸肿以及在维克托面前丑态百出之外,似乎没造成过其他更严重的后果。


 


维克托不过是会笑容灿烂地说上一句:“勇利一想事情跳跃就会失败呢!”羞臊得我恨不得立即离开人世。


 


但这次的摔法却有些不一样,我几乎是整个人扑了出去,从背后撞倒了维克托,避免了和冰面亲密接触的同时,牙齿重重磕上了他的后颈。


 


这一下实在是摔得我心有余悸,我不知道以什么样白痴的表情摔倒才能磕到牙,我只知道磕到他的颈骨都让我疼得仿佛牙齿下一秒就会脱落,如果直接面门着地,我现在恐怕就在满地找牙了。


 


虽然很痛,但我知道维克托肯定摔得比我惨。稍微回过神我便立马连滚带爬地从他身上翻下来,在冰面上下了个维克托最喜欢欣赏的日式跪。我一边拼命道歉一边等着他训斥我,他却维持着摔倒时的姿势久久没有动作。


 


有一股香甜的气息逐渐包围了我。


 


当我察觉到这股香气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仿佛是童话里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正饥肠辘辘地扒着面包房的玻璃橱窗,贪婪地嗅着刚出炉的面包热腾腾的味道。


 


那是一种温暖而又柔和的味道,像一条带子在我的周身围绕。我身不由己地被这股香气吸引着,不仅是因为我从未闻过如此令人陶醉的气味,更是因为,我知道这就是维克托的味道。


 


我喘着气,努力地吸着空气,在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维克托终于慢慢地抬起了脑袋。他有些无奈地看了我一眼,冲我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举起一根手指晃了晃,对我说道:“勇利,你好像把我的信息素释放腺咬破了。”


 


瞬间我就惊呆了,在我的印象里咬破Omega后颈的腺体是临时标记的一种方式,这意味着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内,维克托发情的时候,只有我可以满足他。


 


我浑身发冷,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对维克托做那种事情我并非没有意淫过,但幻想是一回事,付诸行动我可是万万没敢想过的。


 


“你要对我负责哦。”他补充道,说完还不忘摆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诶?!”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根一下子烧了起来,无法抑制地“诶”出了声音,“为什么这种事情你能说得这么淡定啊?”


 


“因为还有大概两天左右的时间就是我的发情期了我也没办法啊?虽然一直有在靠药物控制,但最近似乎吃得太频繁产生了抗药性呢。毕竟半年以来每天都忙着陪勇利训练和比赛,并没有时间解决生理需求嘛。”


 


我吞了口吐沫,脑海里不受控制地开始浮现出我把维克多压在身下狠狠侵犯的画面。这样的想法让我连直视他都无法做到,我羞耻得几乎晕厥,脸上热得发烫,他却一直挂着一种谜一样的笑容,让我不禁觉得他非常享受我此时手足无措的惨状。


 


“虽然我知道勇利完全没有过类似的经验,但多看些视频这种事情一定也可以完美学会的对吧?如果我一直处在发情状态,是没有办法继续给你当教练的哦?”


 


我嘴角抽搐,感觉自己被说了很过分的话,但是又完全没办法反驳。既然维克多都说成这样了,我要是再逃避,那未免也太怂了。


 


“放心吧,绝对让你终身难忘。”




上车请点这里☞车车车车车 



评论

热度(777)

  1. 緣児污梅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
    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