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児

提醒:首页有转载勇维(无授权)搬运工,打扰各位大大…对不起(侵删)喜欢的小可爱们请戳原文向大大们表白。

【维勇】冰墙

洗疏风雨:

想吃一直有清醒的认识到维克多的用意和感情变化的勇利,放任自己沉溺于维克多也是因为爱才做了这么多事的梦想。但是当维克多提出分手的时候,勇利毫不犹豫的就抽身离开,结果反而是维克多沉迷了的故事——所以就有了这个。

警告:

1. 维克多内心戏很丰富

2. 有私设的性格

3. 提及尤里和奥塔别克

接受不了自觉点叉,以上。



——————————————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在胜生勇利成功拿到金牌之后就宣布辞去了教练一职,又重新回到了冰场上。

而胜生勇利也开始了新一轮的竞赛,不过这一次维克多又变成了他的对手。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儿时梦想的开始吧。

勇利再次和披集去了底特律,回到了切雷斯缇诺手下。而维克多也回到了俄罗斯,在雅克夫的“教训”中开始了新一轮的训练。

然而一切都有点不对劲,维克多想,他和勇利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当他是勇利教练的时候,勇利因为他,用爱去演绎自己的滑冰生涯,他沉醉于勇利向他展示的爱中,不自觉的被吸引,他也爱着让他懂得什么是爱的勇利,所以两个人的距离不断靠近,再靠近。

勇利向他打开了他没有触及过的那扇门,向他展示了那种可能。维克多在这座胜生勇利的冰堡里过了一年,这里的每一寸他都仔细丈量过,直到他完全了解,然后借此将自己原有的城堡加固。

没有承诺,却胜有承诺的暧昧感,维克多发誓他能感受到勇利的沉迷。所以在勇利拿到金牌,维克多想要离开的时候,他是做好了伤勇利心的准备。他爱着勇利,但他更爱滑冰,爱着在冰上给别人惊喜的自己。他不能一直留在勇利身边,维克多这样说服这自己,把那点心痛不安丢到角落里。他做好了准备,等待勇利的哭泣、愤怒甚至怨恨。

但是什么都没有。

他们就像是路上迎面而来的两个人,距离会靠近、再靠近,也会在擦肩后拉远、再拉远。维克多现在甚至开始怀疑他们两个人曾经擦肩的那个瞬间的存在。

当他离开勇利身边,他们的距离很自然的退到了一年以前,仿佛这一年的经历都是维克多自己的幻觉。他在勇利身上发现不了他们的爱存在的痕迹。

勇利还是勇利,他的发挥更稳定了,他有了自己的“安定剂”——但仅止于此。即使没有维克多,他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因为不安而失败了。

反观维克多,他看勇利的爱看的太投入了,以至于他的举手投足之间,不仅带着他的感受,勇利的感情在他的想象中自然的夹在了他的表演里。他得到的多,付出的也同样会多,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公平——尘封二十多年的大门,可不是随便就能打开的。

勇利在维克多宣布离开后就没有再多说什么,或者说是勇利看起来压根就没把他们的这一年放在心上的,维克多等到的只有勇利的一句好。

然后全部都是祝福。

仿佛全世界都在庆幸他们的分开,而维克多发现本该和他在同一战线的勇利,变成了亲手打开他们城堡大门的人。

维克多愤怒过,他小心眼的摘掉了戒指,不给勇利发任何信息,不提起勇利的事情,假装自己专注训练。

可笑极了。

尤里已经完全被奥塔别克拿下了。他几乎是天天都在和奥塔别克打电话,在这样的外部环境下,维克多发现自己越来越想勇利,他这段时间的行为完全是小孩子式的报复,自欺欺人的逃避。

维克多重新带上了戒指,他去看了勇利的推特,发现最近的一次更新还是在很久之前,是马卡钦的照片。

他主动给勇利打了电话,像是他们还在热恋一样,勇利也并没有排斥他,还是像之前那样,像是他根本不知道维克多把戒指摘下过,也没有看到媒体对维克多的种种行为铺天盖地的猜测。

维克多琢磨不透勇利的想法,他只好暂时欺骗自己勇利不会在意这些,勇利爱他。

他和勇利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年,他们电话来交流。但是这都不是问题,维克多感觉到勇利对他的爱,他们在一起。

然后这个假象被勇利打破了。

勇利的新曲目,还是用爱写出的新曲目,只是没有维克多的影子在里面。

维克多一眼就看出了这个事实,勇利的新曲目还是爱,是热烈的,痴迷的,像火一样的爱——只是不是对维克多。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大家纷纷开始猜测勇利是不是坠入爱河了,甚至有媒体调侃由维克多教出来的勇利会不会从一个纯情男孩变成像维克多一样的花花公子。

维克多去见了勇利,他想要一个真正的答案。

勇利给了他答案——滑冰。

勇利和他一样了。最爱的、最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是滑冰,是冰面上的自己。

“维克多也是一样啊!不是我不够爱维克多,而且我的爱都放在了这片冰上,维克多的爱也是在这片冰上,在冰上的我们,才是被爱包围着的,这大概是我最后可以给维克多展示的爱了吧!”

勇利的话他一个字都没法否认,他的确是为了了解爱靠近了勇利,勇利这样判断他无话可说。

“那我呢?勇利送我的戒指呢?”维克多抓住了勇利的手,那枚对戒在那里,就好像本来就长在手上一样。

“戒指是我的护身符啊!维克多的那枚算是我的谢礼,维克多也可以把他当成你的护身符啊!不过维克多你可能不太需要?毕竟像我这样玻璃心的运动选手应该是最少数了吧!”勇利有些不好意思。

而维克多已经被他的话钉在了原地。

只是护身符。所以他摘掉戒指勇利也不会生气,因为他只是觉得维克多不需要。

勇利眼里的维克多,无所不能的维克多。

开始恨自己的维克多,没有给出任何承诺、没有许下任何约定的维克多。

那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来验证勇利的心?

在他退开了以后,在他将自己放在冰堡里,在他这样笃定,这样不在意以后。

维克多一直认为,他们应该就这样在一起了。

难道不是吗?一直注视着他的勇利,在他回头也看向勇利之后,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了。不应该是这样吗?

维克多自以为是窥视心灵的高手,却在胜生勇利用冰驻起的城堡里摔了一次又一次,撞在一堵堵冰墙上,头破血流。

勇利痴迷于他,他知道;勇利崇拜于他,他知道;勇利为他而战,为他付出,看着他来演绎出自己的人生,一桩桩一件件他都知道。

但是太容易了,太容易了!

太容易得来的东西本该让人患得患失,但是他大意了。他以为自己——天真可笑的——应该拥有这一切,却忽略了这些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对方愿意给。

他可是维克多!他就应该能得到!

这不光是他自己的想法,就连勇利——勇利也是这样想的,并且也这样表现了出来。勇利的不确定,勇利的胆怯,勇利的犹豫,都是建立在这个想法上的。

但是维克多没有想到的是,勇利再次给了他一个惊喜。

勇利让他看到了爱,看到了生活,那本就是勇利擅长的。维克多不分轻重的闯入了勇利的领域,想像之前在自己领域那样潇洒自如,然后一败涂地。

维克多太过于相信自己的判断,他揣度人心,控制人心,却完全没有想过会有想胜生勇利这样的人。

你看着他已经百分百的投入,挂在你的网上逃脱不得,但是一转眼你就发现,还有一个他站在网外看着你,你所有的一切计谋,他都了然于心,只是他甘愿配合,所以你乐颠颠的收起了网。但是当他不想配合,你就突然发现自己和用竹篮打水的傻瓜,用手捞月的猴子没有半分区别。

维克多半是不甘半是心痛,他想不出为什么一个人永远可以了无痕迹地藏起一部分真心,让你遍寻不得。

他在这座冰之城堡里迷了路,原先看着友好的建筑全都调了个个,那么的冷漠、疏离、遥远。

“胜生勇利。”维克多把这个名字琢磨了一遍又一遍,想要分析又无从下手。到底什么才是真实的那部分,他表现出了多少,实际又是多少——全都无解。

勇利太崇拜他,而他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在慢慢的试探中,把自己在勇利心里的地位的揣测一点点拔高,直到一个自己都看不到顶的位置。

他把勇利看成了自己的附属,这是他最大的错。虽然他知道勇利的不一般,但是却还是没能将勇利完全独立出自己来看。

他以为自己应该是勇利心里最重要的那个,勇利无论如何也没法放弃的。他就像是勇利的滑冰,他应该是勇利故事里穿起一切的那条主线。

不是的,都不是的。

勇利最爱的,他还是没有看清。

滑冰,他要怎么才能比下那片冰面?正因为维克多知道冰面的重要,所以他完全没法让自己相信自己可以。

勇利在维克多选择了冰面以后,默默的退开了。

他觉得维克多找到了想要的,所以不会在有什么交集了。

维克多神色晦暗,再没了言语。

勇利爱他,毋庸置疑,维克多知道。但是勇利不敢承认了。是维克多亲手打破了勇利给他自己的梦。

他要怎么能让勇利知道——维克多爱勇利,爱的也快疯了。

他终于体会到了那种心情,患得患失的恐惧,把选择权交到别人,由别人来宣判结局的感觉真的不好。

但是那个人是勇利。他牵着勇利的手带着他了解了自己的冰堡,所以他也愿意让勇利带着他,去看勇利的冰堡。

全部交给他。

维克多在爱的领域,就像是个新手。

但他不会这样放弃,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没有放弃的理由。

他在胜生勇利的冰堡里重新摸索,跌跌撞撞,却进步飞快。他是个天才,在各个方面都是。

勇利对维克多的爱,维克多对勇利的爱,最后的宣判。

还是那首歌,还是那个曲目,不一样的是维克多。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奔向维克多的勇利,就是奔向勇利的维克多。

他们的身影重合,倒在了冰面上。

冰上的他们。

冰上的爱。



fin.










——请把最后一幕当成第七集的倒转看。














——然后他们结婚了。





评论

热度(205)

  1. 緣児洗疏风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