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児

提醒:首页有转载勇维(无授权)搬运工,打扰各位大大…对不起(侵删)喜欢的小可爱们请戳原文向大大们表白。

【維勇】致冰上的你

好甜啊。

涼夜:

*七夕情人節快樂!小滑冰萬歲!


*維克托視角,有種新婚生活的既視感


*敢死線出來的文,短篇一發完


*無邏輯請注意


*同樣是城下祭系列文,時間介於維克托剛帶著勇利去俄羅斯的時間點


*嘿嘿,這裡不免俗地再放一次系列前文!沒看過的朋友建議先看過前文再回過頭來看這篇哦!


【維勇】一個名為勝生勇利的奇蹟 上篇 中篇-1(連載中)


【YOI/維勇】 ユーリ!ON FESTIVAL-夏日祭典 上  中 (連載結束) (作者第一篇維勇文,文體畸形,錯字超多,請多見諒)


[ 維勇 ]讓我們跳一場Eros吧,維克托(R18)(連載結束)


【維勇】讓我們跳一場EROS吧,維克托之小番外 (小甜文)(連載結束)


以下正文


最近,我發現勇利對我隱瞞了一個小秘密。 


 


前些時日,在冰上的任何練習我們都是一同出席的,在聖彼得堡的冰場上互相精進雙方的滑冰技巧,時而帶著勇利認識我在俄羅斯的同伴,時而鬧整很會炸毛發飆的尤里,快樂愉悅的冰上追逐是每日必上演的戲碼,不過這樣美好的時光總是會被氣到原地爆炸的雅克夫衝進來給強行打斷,成天近乎嘻笑玩樂的我們,就這樣日復一日度過在聖彼得堡的每一天。 


但是不知從何開始,勇利開始把自己的練習時段刻意地跟我錯開,每當我追上去尋問他本人的意思,他總是以正逢比賽為由,要各自分開練習才能專心的平淡說詞將我狠心推開,這樣的結果,害我暗自傷心好幾個夜晚。 


只是最後,還是禁不住寂寞的我跑去跟勇利又哭又求,硬是以教練的名義、男朋友的名義全都霹哩啪啦的講過一遍,最終,臉紅受不了哭求的勇利這才心軟的把幾天練習的時間排回來,但他這時卻出乎我意料之外地強硬提出一個附加條件。 


每個禮拜的某一個夜晚,勇利他要自己一個人來冰場練習,嚴禁我一人跟過來看他練習。 


雖說我重新拾回國家選手的身分,作為都是競爭對手的立場上,某些時候的迴避對我們來說也是相當必要的階段,但作為教練的認知上,沒有時刻關注自己選手的練習狀態不是很好的現象,畢竟在漫長的練習上,選手的心靈支柱都會放在離他最近的教練身上,更何況勇利的心理素質非常容易鑽牛角尖,沒有我在旁盯著的勇利實在讓人無法放心,所以就結果而言,我也是憑藉這一點才讓勇利回心轉意,稍加讓步他自己在這件事情上的定奪。 


勇利的決定,我一向都是抱持尊重和理解的,即便我不懂其中的理由是甚麼,但不論甚麼我都會放手讓勇利去做,讓他依著自己的意志去創造未來、創造奇蹟,這只有全世界離勇利最近距離的我才能做到的事。 


只不過﹒﹒﹒說是這麼說,一旦歷經過幾個沒有勇利陪伴的夜晚總是會特別難耐,窩在門口等勇利踏進家門的那一刻前,反覆抱著孤單寂寞就為了在愛人進門的第一眼能看見的是自己,從原本因為練習而疲累黯淡的眼神轉瞬化為晶亮閃耀,那種使人為之一亮的變化不管看再多次都不嫌多,展開雙臂,第一時間擁抱勇利感受熟悉的體溫,足以緩解整晚的相思之苦。 


當然,只憑這樣絕對是不夠的,走廊式上的撩人調情,親自下廚將戀人餵得飽飽的,最後,還沒吃飽的我不由分說地強行把勇利拉上床,打算利用整夜來好好索取我都有乖乖顧家聽話的報酬囉。 


只是時間久了,我還是好奇起為什麼勇利要夜晚練習不准我跟的原因,起初,我還是基於教練的原則尊重選手的意願,不過日子一久,最終我還是倒向男友永遠只想對戀人寸步不離的執念了。 


算好勇利出門到冰場的時間,我隨後也跟著溜出家門跟在後頭,就是想看看我的寶貝勇利都在冰場偷偷背著我做甚麼練習,抱持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情偷偷摸摸躲在冰場外圍的角落,在旁等候著好冰鞋、戴起手套的勇利身姿優雅的滑上潔白無染的冰面之上。 


然後,我看見了令人無法理解的場景。 


沒有預想中的使人為之屏息的跳轉旋圈,也沒有華麗優美的交叉錯步,只見勇利輕而滑至場邊,接而略帶笨拙地扶著場邊的攔桿,緩慢的像個初心者似地繞著場邊滑行。 


這是怎麼回事?勇利是發生甚麼我不知道的事情嗎? 


「啊!」 


在寂靜無人的練習場,摔在冰上的聲音清晰可聞,屁股著地的勇利似乎摔得不輕,吃痛緩慢的扶著場邊的桿子站起身來,摔著的地方盡是白茫一片的冰屑,一眼望去好不明顯。 


一向體力很好的勇利怎麼可能剛下冰就把自己摔得這麼悽慘,這一年多來都在旁目視著勇利練習的我心裡很清楚,勇利除了在練習四周跳或是練習到體力不支的時候,才有可能這般毫無防備的摔在冰上,至於眼前這樣的狀況是我第一次見到。 


在我這樣驚疑不定的思慮下,幾乎快顧不得自己是跑來偷看的立場,衝動地只想跑到勇利身邊查看剛才那一摔是否嚴重,一個勁地想問勇利到底是怎麼了,但我還是強制自己壓下這股想保護勇利不受傷害的念想。 


「啊!」 


滑行沒幾步的距離,勇利又狼狽無力的跌坐在冰面上,這一摔的聲響可不小啊,聲音大到連我的心都狠狠地被刺了一下,依然硬是忍下想飛奔至戀人身邊的念頭,但內心每當下沉一些,那些不好的想像就像脫韁的野馬不受控制的爆出來。 


勇利沒事的,我要相信勇利。 


不想受控於那些沒來由的空想,真心想要答案就要自己去發掘,所以趁著我的所在位置剛好是勇利滑行的背面處,我小心翼翼地從藏身處低伏著身軀向前行,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音的來到離場邊最近的陰影處。 


在冰上,方才還摔了好幾次的勇利似乎抓到了平衡感,在冰面滑行的速度以及穩定度開始大有進步,所以一當繞行半圈的勇利逐漸轉到正面向,我立刻壓低身形、拉低黑色帽T的邊緣,盡其所能地將自己藏身於陰影之中,屏息等待雙方越發接近的距離。 


如果,我猜想的沒有錯,現在的勇利是看不到我的。 


當勇利一步又一步縮減我們之間的距離,我越能看得見勇利忍耐疼痛的清秀臉龐,以及艱辛疲累的滿臉汗水,都明瞭顯示他現在的練習是如何的艱難,還有難以跨越的障礙,當我能清楚看見這張惹人疼惜的臉孔之時,同時,我也看到的真相。 


「唉呦!」 


以角度來說,勇利再度摔下的地方是我跟他之間最接近的位置,是只要抬頭就會看到我的距離,但勇利卻全然沒有發現我的存在,我瞪大著眼望著勇利緩慢遲鈍的拉著欄杆小心站起身,此時的他全身摔到都有點在顫抖了。 


閉目滑冰,是個困難度極高卻能馬上收得成效的練習,是個只單憑感覺跟平衡感來去摸索自己現在的滑冰,並能快速找出自身的不足並將之補強的練習做法,還能藉由此開發新技巧以及發掘靈感,但是這沒有高深的滑冰底子是滑不來的,就算是身為國家選手也沒幾個人敢嘗試。 


年輕時期的我,是近幾年唯一敢去嘗試這套練習,也是唯一真正成功的案例。 


「好疼啊…」真不愧是我可愛的勇利啊,連叫疼的神態都讓人想好好抱住疼惜呢,更不用說為了貫徹全程閉眼的練習,再怎麼痛也還是堅持著不輕易張開雙眼。 


雖說勇利不怕痛可是我會很心疼啊,眼睜睜看著自家戀人一次又一次重摔在冰面的畫面,說真的,不能跑到他身邊的自己那心正在淌血啊,可是勇利那不怕艱難的一遍又一遍在冰上摸索的背影,那份堅毅,才是我真正要守護的。 


就在勇利的練習時間差不多快告一段落,我默默不語的從場邊的大門溜了出去,步伐飛快的只想趕快回到我跟勇利的家,繼續當個守在門口只為了在疲憊不堪的戀人進入家門的第一時間,給予他最大的撫慰和加油。 


即便再怎麼艱難的困境,我相信勇利都能跨越過去。 


 


至從得知這個小秘密之後,勇利每個要到練習場報到的夜晚,我都會以不驚動勇利的前提尾隨跟上,然後偷偷摸摸窩在場邊的角落忘我的看著日漸進步的勇利,直到時間快要結束的時候,這才衝忙的趕回家裡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意圖粉飾太平。 


我可以很自豪的宣稱,自己的跟蹤狂技能可是點好點滿的,尾隨勇利兩個月都沒有被發現的我真是太厲害了! 


但太過得意忘形也是會有報應的,以為勇利都不會發覺到自己以至於跟的太近的下場,就是在床上的勇利面有心事的憋著一張臉,心情沉重的開了口。 


「維克托,最近晚上去冰場的路上總有種被跟蹤的感覺,我有點不安…」勇利話還沒說完,我幾乎整個人石化聽不進勇利後面說了什麼,只能杖著臉皮厚不露破綻的跟勇利叮嚀一句。 


「真的不安全,當下就直接報警吧,勇利。」 


至此之後,我再也不敢囂張的跟蹤得太過接近,不是怕是否會被警察當成變態抓走,而是萬一尾隨的事情一旦曝光,生氣的勇利可比任何人都來的可怕啊。 


看見自己的學生積極上進的在練習,作為一個教練的自己自然是欣慰不已的,但同為勇利戀人的自己可就沒辦法如此冷靜的看待一切了,每次見著勇利重摔在地的場面,總是會保持著不顧一切的想衝向前阻止勇利不要再繼續了,因為我也經歷過那段時光,實在不願勇利再繼續受這種苦。 


年輕時期的我為求挑戰極限,毫不畏懼的嘗試這個看似難以達成的練習,那時的我即使是個人人稱羨的天才,在練習的途中,總會有摔得不成人型的時候,而且頻率高到幾乎要把我這一生的摔倒次數統統用在這了,那時候的疼痛,直到現在都還難以忘懷。 


那時也不過只是圖個新鮮感,傳統的冰上訓練早已提不起半點興致,年輕的自己在無人可模仿的狀況下完美完成了這項盛事,時至今日,在俄羅斯境內的選手就常為此而歌頌, 而初來乍到的勇利肯定是聽了訓練場的練習生相談胡謅,才引起勇利想挑戰我往日事蹟的興致吧? 


冰面上,冰刀俐落的滑行磨冰,洋洋灑灑地激起一道順足跡的冰屑,也才短短的兩個月的時光,勇利早已掌握住要領在冰上做出任何想要的技巧呈現,雖然動作還不夠俐落乾淨,但也離成功差去不遠。 


安穩坐在場邊椅子上的我,望著因為全心全意地練習而被汗浸濕的勇利,大出意料之外,在他嘗試第一個的跳躍的瞬間,我驚異的屏息記下眼前即將綻露的奇蹟,起跳騰空的畫面有如被慢速撥放那般美麗而自然,燈光照亮的身姿好比自山頭耀起的晨曦,讓人感到溫暖且穩定,在點冰的那一刻才被帶回原本的速率,勇利他用足以媲美張眼才能做出的完美姿態,完整又成功地結束一個高難度的滑冰。 


就有如我當年第一個首次嘗試成功的跳躍,一個完美又標準的4F。 


再也坐不住的我無聲地站起身就往門外走去,壓抑著尖叫歡呼都無法宣洩激動的狀況下走到行人往來的外頭,夜晚的輕風吹起我額前的髮絲,暫時撫平心中的那份激情,腦海中盡是勇利那漂亮標準到無懈可擊的4F,我抬起頭遙望整片夜空,燦爛的星辰印入我的眼中。 


我可不能就這樣輸給勇利呢。 


 


更待下一次勇利晚上要去練習場的日子,總是在後頭的我也不曾缺席地跟上了,但與往常不同的,這次身上多背一個裝滿東西的背包,有所目的的一路跟隨著勇利來到練習場。 


望向冰面上早先一步在練習的勇利,漾起笑容單望著全世界只屬於我的人兒,那堅毅比任何人更持之以恆的姿態催促我接下來的動作,拉開背包,一個賽場上隨身攜帶的馬卡欽衛生紙,一雙冰面上慣用的練習用手套,以及一對套著冰刀套的冰刀鞋,跟著我上過無數賽事也創造很多過往輝績的冰刀鞋。 


陪伴我走過人生的最低谷,同時帶領我滑行到有著勇利的未來。 


我若有所思地綁好鞋帶,站起身便以無聲寂靜的步伐走到敞開的冰面入口,目視著滑行至另一邊的勇利正巧在練習用在四大洲賽事上的曲子,秉著不論何時何地都想跟勇利在冰面起舞的信念,我輕而滑上了還沒被冰痕佈滿的冰面。 


勇利的曲子,身為教練的我早已牢牢熟記於心,不過基於勇利在技巧上的掌握進步飛速,我還是安分地站在邊角緊盯著勇利每一個步伐、轉冰、旋圈以及有重新排列的跳躍組合,看得出來以往追逐表演分的勇利也開始興起要涉足技巧分數上的野心了。 


對勇利日漸展現的光芒那麼的閃耀動人,我的心竟然被點起了失落已久的勝負心理,想與勇利在賽事上競爭追逐的意念日益濃厚,基於這一點,被稱為冰上帝王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怎麼可能還按兵不動的坐在一旁當觀眾呢? 


過往的傳說是可以被打破的,而自己超越自己在花滑界也是合情合理的。 


一曲終了,勇利準備滑回中央場地,我也順著他的滑行同步滑向離勇利只有幾步之遙的側面。 


抿著笑,在如此近卻沒被對方發覺的距離之下看著熠熠生輝的側臉,每當這個時候都會忍不住想『啊,這個人就是要陪我走一生的人呢』,這樣的雀躍欣喜隨著在一起的日子變長反而不減反升,在心頭濃郁得化不開來。 


一曲落下,勇利柔軟優美的身形一動作的同時,我也在此閉上自己的雙眼,雖然實質上是看不到勇利了,但腦海中的勇利身影隨著第一道的劃冰變得更為生動,零時差的與勇利相隔等長距離的冰面上,動作整齊劃一的聲音在無人的練習場響起。 


勇利,你總是說想成為我這樣的選手,在成長的路途上不乏那些模仿與琢磨,追逐著我的背影,試圖突破自我,但最終你也走出屬於自己的滑冰,現在的你,不需要再刻意的模仿學習我什麼了。 


聽聲辨位,以聲音判定勇利的滑行所在以及接下來所要做的動作,一個舉手投足,一個形神凝氣,所有動作都皆在我的預期之中,在一個錯位走步之後,追隨斗高的音律,緊連著開場第一個跳躍到來,這也同時考驗我這幾十年來的滑冰技巧以及我對勇利的瞭解程度。 


勇利,謝謝你長久以來對我的執著舞出這世界上最美麗的滑冰,因而使我們能在共同的天空下相遇相惜,伴隨著你帶來的光芒,讓我的生命理解了甚麼是愛,讓我的心重新獲得生命。 


一鼓作氣,終於懂得在開場怎麼樣才能吸引住觀眾目光的勇利,他第一個跳躍就是精彩絕倫的後內點冰四周跳,在平常,對自身拿手的跳躍我從來無所畏懼,但反觀現在,我的腦海中浮現的不僅是一丁點偏差的小錯誤,更讓我緊張的,是動作的不同步所帶來的後果。 


勇利,自從你來到我身邊之後,你知道在花滑上我最想要成為的人是誰嗎? 


但事實證明,一切都是自己的杞人憂天,聽著向後滑行接而左腳起跳、右刀點冰的瞬間,超乎意料的大成功就連滯空旋圈都忍不住地揚起自信的微笑,動作同步到連左腳落冰時的刮冰都相當一致,雖然我並沒有親眼見證到,但我的腦海卻早已確實的連那個瞬間的畫面都描繪好了,即是美好也是個久違的感動。 


對我而言,這一輩子最想成為的選手,就只有你了,勇利。 


 


日復一日,這個帶有神奇魔力的閉目滑冰,依然抱持不被發覺的小確幸繼續持續著。 


閉著雙眼,踩著冰刀鞋踏上把所有時間都傾注於此的冰面上,全身就像被施了神奇的魔法一般格外的感到舒適放鬆,有別於在賽事上為了爭奪分數的緊繃僵硬,現下的我們,是確確實實地用身體、用心靈去感受花滑帶給我們的美好,雖說這個也是日常練習的一小部分,但對此刻而言,這樣的練習也不再是個單純練習。 


很奇妙的感覺,明明先前的自己也曾有過相同的訓練,卻從沒像此時此刻這樣讓我放鬆地體會花滑的趣味,難道是之前練習的方式不對嗎?對比今往,過往的孤寂一人,現今的成雙入對,過去的沉默掙扎,眼下的精采充實,都是身旁這個人用他獨一無二的愛帶給我的改變。 


不自覺的,當自己越是沉入於看不見世界的練習,腦海中的那個勇利就日益清晰、更為生動無比,勇利在冰上獨有的柔軟身形、看似路人臉卻擁有與生俱來的清秀面貌、以及笑起來就如同春陽那般的神態,所有的美好描繪,就好比勇利真正的住在我的心裡、我的想像之中,每歷經一個交錯走步、每成功一個旋圈跳耀,不同的兩個個體好似融合為一體的真實,相近到似乎觸手可及就能碰觸到對方、觸及到那顆深愛彼此的心。 


想來時光飛逝,勇利跟著自己來俄羅斯的日子正式邁向第三個月,先前那顆飄搖不定的心終於為了勇利而安定穩實,我的世界至始至終都圍繞勇利為中心在旋轉,即便分離相隔兩地的時光再短暫,我的世界會因為缺少勇利這個人而暗淡失色。 


這麼想來,勇利就是施予這個神奇魔法的魔法師呢。 


原先以為勇利這樣的東方面孔在俄羅斯會有格格不入的狀況,為勇利操碎心的我為此還失眠了好幾個晚上,說老實話,一開始就不太放心讓勇利一人行動的我,成天就像異性相吸的磁鐵死命黏在勇利身上,就深怕那些練習場那些欺善怕惡的人欺負我的勇利,直到某天紅透了臉的勇利再也受不了的把我扯下來,歷經一場愛的訓斥之後,我才稍加放手讓勇利拓展在俄羅斯的交友圈。 


然而一切都是我多想了,被我強加訓練人際關係的勇利展現了他天生的親人魅力,在一眨眼的功夫就和訓練場上下的所有人都打好一片關係,這樣驚訝卓越的成果勇利當然不忘向我這個老師邀功,而我作為一個老師面對學生呈現的好成績,當然要給予他最大的獎勵以勉他日後能更加勤勉。 


但獎勵是在床上授予這件事,我當然也不排斥被害羞染紅一片的勇利說成是滿足一己私慾囉。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甚麼比跟自家戀人能一同站在彼此都深愛的冰面上更為喜出望外的事情了,雖然身為滑冰選手所擁有的私人時間並不多,但我們仍然可以在看似平凡無奇的日常創造屬於我們的浪漫。 


像是例行性的晨跑就是在人車稀少的清晨,俄羅斯明顯比日本長谷津更為冷些的氣溫,我們總是牽著彼此的手慢跑過一個又一個街區,心情愉悅的回到家吃完各自輪流下廚的早餐,便會著裝背上裝備並肩搭車前往冰場,即便在冰面上的佔掉我們大半的時間,在枯燥乏味的練習之餘,我從不會讓我的勇利感到無聊地當著所有人的面盡情的撩人調情,意圖閃瞎那些沒有情人的單身朋友們。 


當然,其中不免會遭受凶狠追殺和可以把人燒出一個洞的視線,但都不影響我天天對勇利傾訴如海至深的愛意。 


只不過,人生總是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就當有天勇利一回到家甚麼也不說的就抱住我,在回過神意識到懷中的人兒正在傷心流淚,這對我只想帶給勇利幸福美滿生活的意念遭受突如其來的反岐,恍神氣憤之餘,勇利卻說出使我一瞬間腦筋空白的話語。 


「維克托﹒﹒﹒跟我說說你以前的事情,好嗎?」 


那時,我那逐漸平靜沉穩的世界遭受前所未有的動盪,內心的痛苦掙扎都使我不願讓勇利得知我那個灰暗的過去,但你面臨自己一生的摯愛淚眼汪汪的向自己哭求的時候,你又怎麼可能忍心拒絕? 


所以,我說了,全部一字不漏的說出來了,講述的過程讓過去心曾經死過一遍的感受全然浮現,我本來有自信能自持感情平淡的帶過一切,但我馬上發現這根本不可能,在勇利面前我終究把持不住過去波濤潰堤的情緒,用盡力氣緊抱著勇利大哭一場,然而那些難過悲傷的情感就隨著接連不斷的淚水,以及勇利那溫暖緊實的懷抱中流逝而去。 


我永遠不會忘記,是勇利輕而溫柔的用手輕拍我的背,將那些長年寄居在我內心的悲痛給驅逐而散。 


經歷這個事件之後,我跟勇利在滑冰上都出現了改變,也是事出的相隔一個禮拜,勇利提出了晚上獨自到練習場滑冰的要求。 


又是一曲終了,勇利的腳下稍作停歇利用中間沉默無語的間隔,緩而滑行至中央的冰面上,我也亦趨亦步的跟隨勇利的腳程滑向了中央,在勇利身邊靜待著場邊的錄音機撥放出與往常無異的例行性曲目。 


但第一個音節奏下的瞬間,出乎意料的錯愕令我驚呆在原地,當勇利畫出第一道冰痕我才意識過來,連忙跟上樂音的驅使在冰面刻畫下與勇利別無二致的軌跡。 


離れずにそばにいて,絕對不會預料到會從只會撥放固定曲目的錄音機所播送,只不過這樣大感驚訝的小狀況才只是個前菜,當我立馬聽出來勇利冰刀的聲音出現顯而易見的變化之時,一切都讓我回不了頭了。 


起先,舞步跟跳躍組合都跟我詮釋的版本無異,以至於一開場那個無傷大雅的失誤才能被我靈巧機靈的掩飾而過,因為是自己的曲子對於掌握熟悉度上面自然是高上許多,所以還在沾沾自喜的我很是自然的放鬆警戒享受在花滑帶給我的歡快。 


只是一轉向後半段,勇利腳下的冰刀陡然一個突兀的變化,著實讓我反應不及的照著原先的四周跳模式懸於半空,滿心急迫的我即使在花滑的技巧在怎麼卓越,也減輕不了在落冰之時顯而易見的聲響,當我還在錯愕當場的窘迫,勇利飛速輕巧的在冰上劃過一道又一道屬於他自己的滑冰,這完全是勇利背著我自己獨創出來的版本阿。 


難不成,這是勇利的即興創作? 


這樣的驚愕不能使我停頓太久的時間,燃起想競逐挑戰的興致,在腦袋飛快分析勇利在舞步上的排列組合,不出多久,我便完全跟上勇利的腳步就如失誤之前毫無差別的同步,跨越中間的空白本想在心底誇讚幾句勇利那獨自創新的作為,卻被這位一直能為我帶來奇蹟般驚奇的男人反將一軍。 


突乎其來的走步猛然地轉向於我,倒抽一口氣的我還來不及往旁躲避,就被高速滑來的勇利不給機會反應,連他本人一起著實的撞倒在一地。 


「維克托,這一次,可是你輸了哦。」 


勇利出乎意料的愉悅並非反唇相譏的質問讓我真實的鬆了一口氣,我顫顫地睜開久而未見光的雙眼,在稍微模糊的視界之中,我看見了我最深愛的勇利揚起大大的笑容,以全身重量把我壓制在冰面上。 


勇利體力果然很好啊,經過那些高速耗費體力的極速滑行,都不見他顯露出半點疲態。 


「嗯,是我輸了。」我的勇利擺出如此撩人的姿勢在我眼前,即便再怎麼疲累不堪,我仍然撐起了上半身吻上勇利,舔食這鮮美欲滴的壯碩果實。 


一吻而盡,我手輕然撫上勇利被冰場冰涼的溫度凍得有點紅的臉頰,抿嘴一笑地開口問起。「從甚麼時候發現我的?」 


「當維克托不願意再當觀眾,滑行在我身邊的那一天開始。」 


勇利伸手輕觸著額前的髮絲,偏頭傾城一笑,這樣的勇利在我眼中實在美得像一幅畫,捨不得讓別人看見。 


「維克托你就離我這麼一點的距離,我怎麼可能感覺不到呢?」 


在看得見的世界裡,我們總是會重視自己眼前所看見的一切,而忽略掉很多重要的事物,所以當我們閉上雙眼看不見眼前的對方,屏除其他事物的干擾,我們反而更能發掘到彼此的存在,也會發現原來我們的心依靠得比想像中的還更為緊密。 


「我也是,即使看不見勇利,我的腦海中依然都是你的存在。」 


望進那片永遠都看不膩的蜜糖棕色,話語中的甜膩使那眼中更添一層韻味,雙手撐在我臉測的勇利冷不防地貼近,雙方的鼻息近到都融合在一塊了。 


「那麼,這樣的我有屬於我的獎勵嗎?」 


勇利側頭輕靠在我的手心上,乖順聽話的模樣確實讓我起了不小的悸動,但背後冰涼可提醒了我這裡可不是家裡,所以我展現一如既往的笑容回答了勇利。 


「當然有囉,我親愛的勇利。」 


我也不會忘記一語而落的那時,勇利那陡然一笑的傾城傾國。 


「那我們現在就回家吧,維克托。」 


我搭上勇利朝我伸出的手,對於這樣的決定我大表贊成,但我還是禁不住的提出明知故問的問題。 


「回家是可以,但現在離練習結束還很久不是嗎?」 


語落,一把拉起我的勇利笑了開來,拉著我向後滑向出口。 


「練習早就結束了哦,維克托。」猝不及防,勇利一個蜻蜓點水的吻竟然把我給吻暈了,全然把自己的一切統統都交付於他。 


「現在的我只想和維克托在一起哦。」 

评论

热度(41)

  1. 緣児涼夜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