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児

提醒:首页有转载勇维(无授权)搬运工,打扰各位大大…对不起(侵删)喜欢的小可爱们请戳原文向大大们表白。

[維勇] 我的帕恰王子(短篇完結)

帕恰勇滑冰

月光下的貓:

起名廢,在機上速碼的排版好像怪怪。


是一個可愛動物的故事


--------------------------------------


 


原來在冰場裡面穿著玩偶裝這麼舒服,鼻子也不凍了不需要一直用衛生紙擦。


此時的他不是專業花滑選手,而是一名穿著帕恰狗玩偶裝悠遊在冰場上不能說話的吉祥物。


 


--------------------------------------


 


~一小時前~


「啊!你!」勇利走在路上突然被攔截下來,本來以為是不是被認出來,正想開口否認。「你是來接替演出的那個誰對嗎?等你很久了!那個你的名字是?」


「哦,我是…Ryu。」發現對方並不認識自己,勇利情急之下掰出了一個與他名字發音相反的名字。


 


亞洲人臉孔在西方人的眼裡真的都是這麼像嗎?勝生勇利再一次為自己在這裡並不是隨處可見的東方臉孔感到無言。


 


今天勇利並不是要參加這場在加拿大的商演,他原本只是要化身一名粉絲混入觀眾席欣賞他的戀人表演,之後再偷偷給他的同居戀人一個驚喜。結果不小心走到工作人員通道,被一名穿著背心服的工作人員拖走,一邊霹哩啪拉的說著今天的工作行程,勇利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帶到後台準備區了。勇利聽著聽著也興致來了,想說將錯就錯,體驗一下好像也不錯?


 


「來,這是你的工作服。」工作人員將帕恰狗玩偶裝交給勇利。今天他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套上玩偶服,穿上冰鞋——沒錯,這些吉祥物還必須上冰表演。噢對了,這些的意思是他還有隊友,分別是穿著伴我紫色表演服的維克多布丁狗與銀色背心裙的尤里凱蒂貓。


 


勇利看到帕恰狗玩偶差點破功,再也沒有什麼比扮演他自己更羞恥的了。另外兩位搭配的隊友此時也正好過來,知道今天來的人是接替原本演出的人,來與他打招呼。


「嗨,你是Ryu對嗎,我是Cathy。」穿著銀色背心裙的凱蒂貓過來與他打招呼,是有著一頭棕色捲髮的可愛女孩子。


「我是Ken。」另一位穿著伴我紫色表演服的帥氣布丁狗金髮男生也過來了「你看起來很緊張,今天第一次表演嗎?」


「額…算是吧!我沒有穿過玩偶裝滑冰過。」勇利誠實地說,他倒是有穿過”伴我”的另外一套同款的表演服演出過。


「不要緊的,一會你只要跟著我們的動作跳舞就行了,不會太困難只是動動手、扭扭身體而已。」凱蒂貓女孩看勇利似乎有些不安,先示範了幾個標準動作給他看。


「你只要注意腳下就好,穿著玩偶裝不是很好活動,不過習慣也就好了,你有滑冰基礎應該不會太難。」布丁狗ken也分享他的經驗。


「嗯…嗯!好的我會加油的。」對於這些熱心的”前輩”指導,勇利露出微笑。


 


工作人員過來要他們準備好,待會要上去暖場了。吉祥物的工作是在商演開始之前與中場休息時到冰場上跳幾段可愛的舞蹈,與觀眾互動,丟丟小禮物之類的活動。勇利與隊友們穿好冰鞋,戴上玩偶頭套後便一起慢慢走到冰場去,路上還經過了表演者的休息室,勇利一度擔心被維克多看到,但又想到他現在是穿著玩偶裝,沒可能認得出來。


 


穿著玩偶裝踏上冰的感覺很奇妙,感覺不到風,視野也有限,不過…還蠻新奇的。原來在冰場裡面穿著玩偶裝這麼舒服,鼻子也不凍了不需要一直用衛生紙擦。


此時的勇利不是專業花滑選手,而是一名穿著帕恰狗玩偶裝悠遊在冰場上不能說話的吉祥物。


勇利跟著兩位隊友一起滑到冰場中央,照著剛才Cathy所教的,做好表演開始前準備動作。音樂開始了,勇利舞蹈底子很不錯,但因為沒有跳過導致有稍微慢一拍,不過都有順利跟上布丁狗與凱蒂貓的動作,甚至因為慢一拍加上帕恰狗無辜的表情使得他看起來更為呆萌,引起現場觀眾注意。


 


維克多在場邊等著上場,他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沒一搭的看著冰場上三隻吉祥物的表演,注意到帕恰狗今天似乎反應慢了一拍?維克多近半年的商演都有與這家公司搭配合作,所以扮演吉祥物的人他也有見過面,印象中扮帕恰狗的是一個亞洲男生,年紀比勇利小一點的樣子,可能今天狀況不好吧他想。


 


「啊…勇利不知道有沒有在看轉播呢。」維克多手撐著下巴心思飄到聖彼得堡的家中。昨天勇利送他到機場時,那與平時不太一樣的燦爛笑容令他感到有點奇怪,但勇利竟然在人來人往的機場偷偷地給了他一個吻,他立刻將這絲異樣感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可愛熱鬧的熱身表演曲結束,三隻吉祥物分別與觀眾們熱情地揮手,準備下場休息。冰場的背景音樂又回到了優雅的冰滑表演曲,正好是”伴我身邊不要離去”。勇利離出口處較遠,他慢悠悠地跟著隊友的腳步往場邊滑,聽到熟悉的曲子竟然一個加速,跳出了2T。


注意到的現場觀眾爆出讚嘆聲,場內主播也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就這麼脫口而出「哇哦~今天的帕恰狗好厲害啊,這個2T很俐落哦。」


「啊,完蛋。」勇利暗自咬舌,他聽到音樂就不由自主的動作,這樣會被認出來的,他有點慌張的滑走離開冰上。


 


維克多歪著頭看著逃走的帕恰狗,剛剛還在疑惑扮演恰帕狗的人是不是狀況不佳,竟然突然就跳出2T,他記得那個男孩是不會這種花式跳耀的。今天是換代演了嗎?怎麼有種熟悉感。


 


「吶吶Ryu,你好厲害耶,竟然會跳2T,你也是選手嗎?」回到休息室的勇利立刻被凱蒂貓Cathy攔住。


「哦,不是啦,我只是自己私下練習的而已,只是碰巧、碰巧。」勇利搔搔頭,試圖打混過去。


「不過你的動作很確實,應該練習了很久對吧。」布丁狗Ken也加入討論的行列。


「哈哈…也沒有啦。」勇利打哈哈,總不能說他是去年GPF金牌得主吧。


 


三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這時助導過來休息室,見到勇利與他打招呼,他覺得勇利有些眼熟。


「你好,你是剛剛那位帕恰狗嗎?」見勇利點點頭,便繼續說了。「剛剛導播在畫面裡看到你跳2T,覺得效果很不錯,待會中場表演你也能跳嗎?你還會哪些呢?」


「哦…2T以下的都還行吧。」勇利暗叫不妙,決定等下低調點好,不能引起注意。


「Okay!那也夠了,那就中場放音樂的時候,你與Cathy、Ken即興一起演出吧,他們兩位底子也都很好,做一些不同的編排,效果應該不錯哦。」


 


勇利看著休息室的電視,螢幕上正放著外頭冰場上維克多的演出,還是一如既往的優雅又完美呀。這個優秀的男人正是他的戀人呢,勇利不禁有點得意。


 


維克多在場中央與觀眾們鞠躬致意之後,緩緩滑向冰場出口處,那裏已經有三隻吉祥物在等著上場。他靠近恰帕狗的時候,勇利緊張到不行。


「嘿,你今天表現的很好呢!」維克多拍了拍帕恰狗的肩膀,微微的感覺到帕恰狗抖了一下。他不以為意,示意吉祥物們待會跟著他一起上場,現在是維克多x吉祥物的表演時間。


 


在滿場觀眾的掌聲中,維克多領著三隻吉祥物一起上場,這個小節目是演出凱蒂貓被布丁狗抓住,被王子維克多率領部下帕恰狗救出的戲碼。現在場上進行的是凱蒂貓與布丁狗追逐的雙人舞,勇利在場邊看著,原來穿著玩偶裝也這樣跳啊,他之前都以為玩偶裝只是逗小朋友開心的玩意。


「吶,那個…帕恰狗?你今天不是本人吧。」與勇利一起在場邊等待上場的維克多突然開口問道。


「哦…是的,我的朋友臨時身體不舒服找我過來代打。」勇利刻意壓低聲音,透過玩偶裝厚厚的布料倒也聽不出原本的音質。


「我有個想法。」黑暗中,維克多的藍眼睛閃閃發亮,勇利很熟悉,那是他在”計畫”些什麼時的眼神。


 


終於,凱蒂貓被布丁狗抓住了,現場的小朋友此起彼落的大喊著” 放開她!”、“王子殿下快來!”


 


踩著華麗的燈光特效登場的是帥氣王子維克多與他的小夥伴帕恰狗。


 


勇利在玩偶裝下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外面看不見,剛才維克多說臨時變更動作內容,原本帕恰狗只需要緊緊跟著王子滑行,偶爾拿著軟質武器朝著布丁狗揮舞就行了。現在他卻站在維克多的對側,也就是他們中間隔著一整個冰場,維克多要他跟著他的動作一起滑到場中央,接著繞著布丁狗與凱蒂貓轉圈繞行後,再將布丁狗擊敗。


「怎麼樣,你做得到嗎?」維克多對著帕恰狗露出個自信的微笑,像是在對著勇利挑釁一般。


「…」只見帕恰狗點了點頭,表示可以。勇利已經被維克多的表情激起挑戰心了,如果看得見他的臉的話,現在就是進入滑冰mode的勇利。


 


遠處的維克多雙手展開後,先是緩緩地沿著冰場外圍繞圈,一邊做著華麗的接續步。


“哦呀!帕恰狗今天真的很不一樣呢,他似乎是跟著主人一起動作,今天的布丁狗王子可糟了哦~”場內主播發現到編排與節目單上不太一樣。


維克多繼續滑行,圈距漸漸縮小往場中央靠攏,這時他跳出一個2T,對面的帕恰狗也做出一樣的動作。接著FSSP、2S、CCSP、3A+1Lo最後以CHSQ來到布丁狗與凱蒂貓身邊,這時全場觀眾早已沸騰,今天的中場節目異常精彩,連場內主播都忘記要轉播了,直到維克多與帕恰狗開始做出攻擊布丁狗的動作時才回過神來。


 


“哦~~我的天,今天的節目可真是——異常厲害是嗎?我是說,這好像跟原本的節目內容不太一樣。”


“帕恰狗意外的精彩表現,穿著玩偶裝竟然連3A都能跳。聽說今天是換了代演,看來等下可要好好採訪一下裡面的人。”


 


最後,維克多王子當然順利地帥氣救下凱蒂貓。在滿場觀眾叫好歡呼聲下,1人+3吉祥物手拉著手一起向現場觀眾鞠躬感謝後便一起滑向場邊。勇利眼角餘光似乎看到維克多對著他眨了眨眼。


「我的天,Ryu,你剛剛可真是帥呆了,你真的不是選手嗎?」來到場邊,凱蒂便迫不及待地詢問勇利。


「啊…」勇利此時是後悔也來不及了,剛剛莫名其妙被維克多激起的戰鬥心,使得他演出與原本帕恰狗的主人不符的表演水準。


 


這時一開始領著勇利的工作人員過來了,他身後是另外一位有著雀斑的褐色頭髮男孩。


「那個,Ryu,很抱歉我剛剛搞錯人。這位才是今天真正的代演,他遲到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目光都集中到還戴著帕恰狗玩偶頭套的勇利。如果這位不是代演的話,那麼…他是誰?


 


「他可是,我的帕恰王子哦。」維克多抱住帕恰狗,還親了親他的臉頰。


 


“ 他發現了!!” 聽到維克多這麼說,勇利眼看也瞞不住了,他把頭套取下來。


「呃…各位好,我是勝生勇利。」此時的他因為汗濕了頭髮,將眼鏡取下後順手將額前瀏海撥上頭頂,看起來與比賽時的勇利並無一二。


 


「什麼!你是、去年花滑大獎賽決賽金牌得主勝生勇利嗎?」換布丁狗Ken驚叫出聲。


「我竟然沒有認出來!可惡!」他對於自己是勇利的大粉絲竟然沒有認出偶像本人相當懊惱。這也不能怪他,因為平常mode的勇利一戴上眼鏡就好像裝上什麼保護罩一樣,可以混入人群中變得隨處可見。


 


 


場上鏡頭轉到人群聚集數量越來越多的場邊,定格在某個銀髮男子摟住一個黑髮男子的畫面時,觀眾終於發現真相。


 


--------------------------------------


 


「維克多,你什麼時候發現是我的?」


「一開始看到帕恰狗跳出2T的時候,就隱隱覺得有熟悉感。直到你開始做接續步,那步伐我還能認不出來嗎?」維克多親了親勇利的臉頰,雙手開始不安分。


「最好是…」勇利覺得世界開始模糊了。


 


 


Fin.


 


 


//最後請自行腦補就行了XD



评论

热度(110)

  1. 樱飞雪月光下的貓 转载了此文字
  2. 緣児月光下的貓 转载了此文字
    帕恰勇滑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