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児

提醒:首页有转载勇维(无授权)搬运工,打扰各位大大…对不起(侵删)喜欢的小可爱们请戳原文向大大们表白。

【维勇】Love perfume

琳杳歌:

 淡橙色的液体在玻璃瓶中晃动,勇利将香水瓶的喷口放到鼻下轻轻嗅了嗅。佛手柑的气息中带有烟草的底调,典雅又给人高贵的感觉。是适合维克托的香水,但并不适合他。


  勇利放下手中的香水,在数瓶香水中翻找,一瓶瓶香水闻过去寻找记忆中的味道。


  和维克托相处的日子里,勇利不难发现维克托喷香水的次数不多,但这不多的次数绝对可以碾压几乎从不喷香水的勇利。


  只有少数特定的场合勇利才会考虑喷香水,比如说——约会。


  来俄罗斯训练的几个月,胜生勇利和维克托住在一起,两者的关系从亦师亦友变得逐渐暧昧。


  维克托也许在追他。


  几次单独约在豪华酒店享用烛光晚餐的经历,让从未谈过恋爱的勇利也渐渐察觉到了维克托的攻势。


  没有排斥,反倒是装作不知道的等待维克托的进一步攻势。勇利抬头看着洗漱间镜子中的他,背头的发型是今早特地去理发店做的,服装也穿上了某次购物维克托特别为他选购的西装。


  一个礼拜前维克托得了感冒,直到今天才开始好转。这一个礼拜里勇利虽让维克托多休息,对方却始终坚持教练的职责,兢兢业业的陪他训练。


  作为报答,维克托提出让勇利去高级餐厅请一顿晚饭的要求,勇利自然不会拒绝。


  这算是约会么?


  香气浮动,勇利懊恼的摇了摇头,让他停止浮想联翩的脑内故事。


  “勇利~你在找那瓶香水?我帮你找。”


  勇利回过头,见维克托倚在门边问道。他拿着一张纸巾,狠狠地擦了擦鼻涕。深吸一口气走到勇利的身后。


  “维克托?”


  维克托低头认真辨认勇利身上的味道,鼻子的气息喷在勇利脖子的后方,引起一阵鸡皮疙瘩。


  “我还没喷呢。”


  勇利转向维克托,用身体挡住了众多瓶瓶罐罐。


  “嗯,今天的发型不错。不是下午6点去吃饭么,现在才11点。”


  “我就……提前准备下。”太过重视,特地一早去理发店打理发型的事情怎么也说不出口。勇利支支吾吾,用眼神示意维克托离开。


  “勇利适合的香水……”维克托顺手将勇利移到了身旁,在香水瓶里找到了一瓶满意的,随后抬起勇利的下巴,将香水喷到了勇利的颈部。“这个就不错。”


  维克托轻嗅香气,贴近的距离让勇利忍不住后退。


“维克托你先继续休息吧。”勇利将维克托手里的香水瓶放到一边,一路推着维克托到了卧室。


 “感冒的患者就好好休息。”


 “我感觉我已经好了,勇利。”


 “反驳无效。”勇利说:“我先出去一下,午饭你自己解决,下午我回来。”


  说罢,勇利把维克托一个人留在屋子里独自出门。


  难得休息日,心里想得却全是晚上的晚餐。勇利走在路上,渐渐察觉到路人的视线。


  路过的少女,似乎额外多看了他几眼。这让习惯低调的勇利稍感别扭。路过玻璃时,他停下脚步看玻璃展现出的倒影。帅气的发型搭配剪裁贴身的西装,如此不同的造型吸引过路人的目光似乎也能理解。


  长叹一口气,勇利不再多想,他来到花店买了一束鲜花。找了家咖啡店便坐下用餐。


  距离晚上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勇利放空了精神,准备虚无中度过这几个小时。


  享受咖啡店的宁静亦享受难得的假日,不知不觉中时光飞逝。勇利用手机看了不少滑冰视频,正看得投入时忽然被人打扰。


  “抱歉先生。能给你拍两张照片么?”


  咨询他的是位年级30出头的摄影师,对方朝他露出一个亲近的微笑。


  勇利几乎是下意识的将他当做了滑冰相关报道的摄影,微微点头答应了他的需求。


   “再靠玻璃一点好么?”


   “脸朝外,不用看我。”


  “注意光,麻烦稍微仰头一下。”


  “对!就是这个角度。笑容、笑容!”


  “再忧郁一点的笑容!”


  勇利脸上的笑容越发僵硬,他本以为对方只是随意照一张相,兴许隔天网上某个角落出现一则新闻。胜生勇利选手俄罗斯训练在咖啡店享用下午茶。


  但看如今这位摄影师的架势,这照片可没有那么容易拍好。


  足足拍了二十分钟后,那位摄影才满意的收工。对方自来熟般坐在了勇利对面,递给勇利一张名片。


  “乔司·欧莱克?”


  “没错!你叫什么名字?”


  “胜生勇利。”


  “好的,胜生勇利先生。这是我给你的一点小报酬。”


  一万俄罗斯卢布?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小数目。


  “抱歉,我不能收你的钱。”勇利将钱推回。


  “可是我拍了你的照片啊。并且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这张照片我将会放在杂志上。”


   “这报酬也太高了。”勇利皱眉:“我之前受过滑冰杂志的采访,就算是采访也没那么多报酬。”


   “滑冰杂志?”乔司愣了愣:“难道您还是位滑冰高手?”


   “……”


   “抱歉,我对滑冰不怎么关注。唯一知道的选手,好像是叫维克什么的。”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对!就好像是这个名字。俄罗斯花样滑冰的英雄。”


  乔司观察勇利的神情,见对方露出自然的微笑,似乎明白了如何和勇利打好关系。


  “优雅、完美、杰作!”乔司接连感叹:“有这样气质的您一定也是位出色的花样滑冰选手。”


  “……”


  “说回来吧,胜生先生。这张照片我可不是去投稿给滑冰杂志的。而是时尚杂志。国内最为顶尖的杂志,月销量超过XX余册、时尚圈的风向标——《Playman》!”见勇利一点惊讶的神情都没露出,乔司挫败的叹了口气:“好吧,总而言之就是挺有名的时尚杂志。”


  “时尚杂志的拍摄费用那么高?”勇利盯着卢布,他还背着买戒指的贷款,这点他从来没忘。


  “有兴趣进入时尚圈么?”乔司兴冲冲的绕道勇利身旁。“你喷了香水?闻上去不太适合你现在的造型。”


  “太过于年轻、青涩和你现在的造型有点不搭。”


  乔司上下打量一番说道:“我这里有一款香水,和你喷的香水类似。就是会根据诱惑力。你考虑试试么?”


  勇利摇头。香水是维克托帮他选的,清新阳光的感觉也是勇利喜欢的类型。


  “EROS!”乔司说:“你身上还有Eros,而现在的香水没有完全展现出来。”


  “五万卢布!如果拍出满意的照片,报酬还能再加!”


  最终在乔司的强烈安利下,勇利跟着乔司到了他的摄影棚。当然乔司勾走勇利的方法是强行拿走勇利特别买好的花束,一手拉着勇利进车。几乎可以说是连蒙带骗了。


  “EROS!再EROS一点! 刘海放下来,眼神诱惑一点。”


  “哦,你这西装可不行,换件衬衫。对,洒水!让衬衫湿起来!”


  ……


 


  折腾了几个小时,勇利终于能换上西装赶往餐厅里。身上香水的味道久久不散,发型被造型师换成了无害的斜刘海。


  等他在餐厅门口见到维克托,不出所料看到维克托露出惊讶的眼神。


  “勇利~这是Surprise么!”


  维克托走至勇利身边,第一时间便闻到了不一样的香水味。


  “你买了新香水?”维克托顺手搂住勇利的腰,下意识靠近勇利。


  “维克托,别靠那么近……”大庭广众下被那么亲密着实羞人,更何况下午拍摄照片的勇利。被说了无数次,想想你喜欢的人!想想勾引他!


  “那我们快点进去吧!我等不及约会了。”


  


  高雅的餐厅内放着悠缓的歌曲,勇利望向窗外。太阳已经落下,大楼的灯光点亮城市。喧嚣的高架上,轿车不断地飞驰。


“勇利,你怎么想到换造型的?连香水也换了?”


“就……偶尔尝试一下。”勇利抿唇开口:“维克托想好下次参赛了曲目了么?”


  四目相对,维克托将手指竖起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勇利,约会不谈这个。现在我可不是教练哦。”


  不谈滑冰还能和维克托聊什么?勇利心慌了几秒,最后盯着维克托的双眼夸道:“维克托,你今天特别帅。”


  夸完,勇利立刻低头掩藏自己的尴尬。


“勇利也是哦。”维克托侧头视线流连在勇利的锁骨。早上好好打着的领带已经不见。衬衫的上面几颗纽扣没扣上,露出勇利迷人的锁骨,让人挪不开视线。


“有很多可以聊的吧。”维克托察觉到勇利的尴尬。“喜欢的人、偶像、小时候喜欢做的事情。”


“维克托小时候喜欢做什么呢?”


“小时候我……”


勇利就这么听着,随着维克托的讲述不知不觉将视线盯着维克托的眼睛。他着迷地听着维克托的故事,就好像看到了维克托的幼年的一切。


讲完自己的故事,维克托扯出一丝微笑。身体后仰做出一副放松的姿态:“该你了。勇利。”


喜欢的人——维克托


偶像——维克托


小时候喜欢做的事情——看着维克托的表演,去练习。


脑海中给出维克托答案,勇利低下头,手指捏着酒杯杯柄不语。他轻晃酒味,看着杯中的葡萄酒鼓起勇气一口气灌下。


喉咙和胃在发出呻吟,脑子也渐渐昏昏沉沉。勇利把被子放到桌上用了颇大的力气。


“我小时候,就是看维克托表演长大的……”


诱惑的香气似乎萦绕在维克托的周围,他不自觉的喝下几口葡萄酒,身体的热量好像集中到了某个部位。


微醉的勇利敞开了心扉,他半眯着双眼盯着维克托倾诉。柔软的发丝将勇利衬托的格外诱人,而因为酒气微红的脸颊和饱满的双唇就像是邀请者对面的人一亲芳泽。


 “勇利,你再说下去,我可要当做你是在向我告白了。”


 哪需要再说下去,维克托心脏跳得飞快。他光速结账,甚至不等勇利拿出他的卡。就一手撑者勇利离开了酒店。


 “我最喜欢的人就是维克托!!”


 边说边喝酒的勇利似乎已经醉了。踉跄的倚在维克托的身上,直到被送到床上。


 维克托认命的替勇利脱掉了衣服,当脱到衬衫的时候,被勾引的蠢蠢欲动的身体靠近勇利,仔细分辨勇利身上的香气。


 最后,维克托还是没做什么。他把勇利安排好,自己则睡在他的身旁。关灯睡觉后维持了几秒,转身搂住勇利,没忍住还是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好像连他身上都染上勇利的味道。


 


一夜无梦,勇利渐渐醒来,他抱着抱枕蹭了几下,熟悉的温度让他安心。闭上微张的眼皮,勇利继续沉睡。一直等到中午,彻底酒醒的勇利醒来。


他的一条腿伸在维克托的两腿间,一手搂着维克托的腰。勇利瞪大了双眼,几乎想要从床上跳起。


勇利腿一蹬从维克托某个部分擦过,成功让维克托一脸菜色。


“emmmm,对不起。维克托。”


勇利爬起,看到他只穿了衬衫和内裤,衬衫此刻还大开着露出胸膛。


   “我去洗个澡。”


   连跑带蹦勇利冲进浴室,热水打在身上洗去酒气的残留。大量沐浴露冲走了香水的痕迹,在勇利留下了新的味道。


   “早上好。”


   冲洗过后,勇利向维克托说道。


   “中午好。”


   维克托环住勇利的腰,几乎将勇利拉入怀中。沐浴露的香气萦绕在鼻间。“这个味道勇利,也很性感好闻呢。”


   昨晚上是因为勇利醉了所以不能趁人之危,但现在不一样了。勇利已经清醒了。


  维克托的举动再明显不过,勇利一下子脸红,似乎消失的酒气再度归来。


  他闭上眼,最终还是没有拒绝维克托的亲吻。


  吻还在继续,维克托搂着勇利的腰一步步后退,他摸到床边一用力便将勇利带到了床上。


  “我……喜欢维克托。”


  就算勇利不说,维克托也再清楚不过。他将勇利拉到怀中,一手用被子盖住了两人。


  ……


 


 


  一个月后,维克托收到了克里斯托夫的短信才去找了杂志。《Playman》杂志中的香水介绍页面上赫然是湿身一脸诱惑的胜生勇利。


  Love perfume——诉说爱你的真相。


  


  “勇利~”


  好端端在床上看电脑的勇利看到维克托一手拿着香水,手臂上挂着一件白衬衫。另外一手则拿着杂志那页他的照片。


  “我们来再现一下你拍摄时候的场景吧!”


  “!!!维克托!”


 


 


  【完 XD】


  



评论

热度(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