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児

提醒:首页有转载勇维(无授权)搬运工,打扰各位大大…对不起(侵删)喜欢的小可爱们请戳原文向大大们表白。

【维勇】撕扯勇利衣服的奇妙快感

周边新思路

琳杳歌:

 职业花样滑冰选手和普通观众犹如生活在两个世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作为世界顶尖的花样滑冰选手,虽然在某些时刻会给粉丝们送上点粉丝福利,可他从来不去关心粉丝们的世界。




  与之相反,胜生勇利虽然也是顶尖花样滑冰选手,但每逢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比赛之后,他都会花一些时间用于查看维克托的新闻报道、维克托的照片,只有很少一段时间被他用来查看关于他的新闻。




  胜生勇利和维克托交往一段时间之后,两人的情况就完全颠倒了过来。对于胜生勇利来说,他一直以来憧憬、喜欢的对象就在他的面前,他又何须再一个人偷偷刷着sns上的tag,去了解那个网络上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呢?




  维克托则全然不同,他想要更加详细的了解胜生勇利,因此除了在生活中关注勇利之外,他还关注了勇利的网络账号,时不时的看看勇利今天有没有更新什么内容。




  就像不少亲密朋友所了解的那样,胜生勇利的网络账号就好像是个废弃的账号,勇利很少会更新内容。刷不出任何东西的维克托只得万般无奈的搜索勇利的名字,这一搜索自然是看到了不少粉丝创作的内容。




  勇利的比赛照片、勇利的动态MV、勇利的画……维克托特地开了一个小号去关注勇利粉丝圈的几位大手,他把不少资源都收藏进了他的电脑中的文件夹,并用“My Love”给文件夹命名。




  看到勇利的那张裸体画是一个意外。




  勇利比赛完的这天晚上,维克托输入胜生勇利这个关键词,去寻找勇利的相关资讯。小号的关注列表里不少勇利的忠实迷妹们刚看完了白天的比赛,放上了不少勇利的照片。当然其中几位大手已经开始绘画,直接把勇利身着参赛服的样子画了出来。




  在这些画中,一副勇利的裸体画让人想忽视都难。维克托看到的时候喝着水,他惊讶地被水被呛住狂咳数下,勇利走到他的旁边,想拍一拍他的背让他冷静下来。维克托立刻将他的手机反过来,把屏幕按在了床单上,缓了一两分钟才渐渐平和。




  “维克托?你没事吧,下次喝水的时候就别看手机了。”




  维克托点头应付了胜生勇利,等勇利走开后他才再度按亮手机屏幕查看刚刚刷到的图片。显然勇利的粉丝并没有十分了解勇利的身体。图片上所画的勇利身材消瘦,脸画得很像勇利本人,可身材就……




  维克托用他的双眼担保胜生勇利可没他粉丝以为的那么瘦,勇利更像是肌肉型选手。身上的肉不多但胜在紧实有力。维克托抱过勇利不少次,那重量可一点都不轻。




  那位画师的画被人疯转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画了裸露上半身的样子,更大的亮点在于那位画师用了刮刮膜贴在了他所画的画之上。




  银色的刮刮膜贴在勇利身子上,看上去略有些别扭。画师在刮刮膜上大致画上了衬衫的式样这才让画面变得不那么违和,随后画师用硬币直接刮开了衬衣的一角,露出了在刮刮膜下画着的勇利肉体。




  #没什么能比撕掉勇利的衣服更让人兴奋的了!#




  画手的话显然引起了不小的共鸣,大家疯狂转发者表示求量产,求购买。维克托“啧”了一声后开着小号主动寻找了那位画手。




  能用金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维克托本以为出高价收购绝对能要到那张画,却没想到勇利的迷妹成功做到了不为金钱所动。画手说着只是粉丝的自发行为不会进行贩卖影响勇利的形象,手机前的维克托恨不得告诉她,作为胜生勇利的恋人,他还是很介意这张图的存在的。




  最终,维克托还是成功拿到了那张画手做的刮刮卡,不过用的不是钱而是签名换的。维克托询问能否用签名换的时候对方瞬间high了起来,连发了好几句:是勇利的签名么!是勇利的签名么!是的话我们立刻交换!




  在维克托告诉她,他只有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签名后,对方忽然沉默了很久。维克托深深怀疑起他的魅力,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的内心都有了要不要去问勇利要个签名的念头时,对方终于回复答应了他的交换请求。




  几天之后,维克托辗转多方拿到了那个包装严实的包裹。他揣着包裹一直带回了和勇利同居的家中,随后用剪刀小心翼翼的拆开包裹。




  最外层是快递袋,第二层是纸盒,第三层是泡沫纸,第四层是报纸……维克托足足拆了四层包装才看到他盼了好几天的明信片。




  “真是见了鬼。”维克托小声低估,他明知这只是一张别人画的画而已,连照片都算不上。他每天都能见到胜生勇利,甚至做一些勇利只会和他做的事情。可当他在网上看到勇利的粉丝制作了这张明信片后,他的内心不断地告诉他要把这张画要过来,毕竟撕开勇利衣服这种事,怎么都应该是他的专属权才对。




  明信片上贴着一层刮刮膜,按照画手放在网上的图,至少能确定她画的勇利裸露着上半身,至于下半身是怎么样的,维克托决定将由他亲自揭晓这个答案。




  刮刮膜只被刮开了一道,正是画手先前用于展示的。维克托拿起一枚硬币刮了起来。




首先刮开的是勇利的衬衫,刮开后露出的乳shou和维克托所了解的颜色有着差别。他一边在内心批判画手的作画失误,一边又在得意于他才知道的事实,




  刮的范围越来越往下,维克托的手停留在图上勇利的内裤部位片刻,随机转换了位置改从勇利的裤脚管逐渐往上拉。




  “维克托,你要一杯牛奶么?”勇利走到了维克托的身后,他留意到维克托专心致志的在桌前做什么事,一直没有主动打扰。距离他们约定好的休息时间没有多久了,勇利热了杯牛奶准备和维克托分着喝。




  “这是……”




  没等勇利说什么,维克托已经感受到了压力。他手中的明信片被他刮得只留下了内裤部位,怎么看都是变态的行为。




  保持冷静,保持冷静,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维克托曾经欣赏过勇利家中堆积的海报、照片,所有图上的人都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勇利但是羞红了脸,他还在安慰勇利,喜欢一个人才后去收集关于他的一切信息,这种行为并不羞耻。




  而现在,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想要用同样的理由为他自己辩解。“勇利,咳咳。这只是一个意外。我是说……好吧……”




  勇利挑眉看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等待着维克托解释的理由,在他的注视下,维克托放弃了狡辩。




  “我在网上看到了你粉丝画的这张画,因为题材敏感所以我就收了过来。”




  “就这样?”勇利问道。




  “就是这样。”维克托给他自己壮胆,他说道:“就像勇利你有着很多我的海报。我爱你勇利,因为喜欢你,所以我遇到一些关于你的不错的作品我会选择收藏。”




  “可你这么做就像……就像一个变态。”勇利涨红了脸,他指着维克托手里被他刮得只留下裆下没有刮开的明信片说道。




  “就是因为这种照片才更加不能落在别人的手里。”维克托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挂掉画上勇利裆部的刮刮膜,看到被猜到的内裤之后,还是在脸上表露出了失败的表情。




  “我从不知道你有这样的癖好。”自和维克托同居之后,勇利对维克托的了解越来越多。而现在,他心中又可以再给维克托添加一个标签。




  “嘿,勇利,你就因为一张明信片说我变态?”




  维克托有些不乐意了,他站起来搂住了勇利,察觉到他手里拿到牛奶后,一脸想要勇利亲自喂他的表情。被勇利拒绝了,他也不恼,喝了一口牛奶含在嘴里,嘴对嘴的喂给了勇利。




  “这可真够冤枉的。”




  勇利别过头,话都已经说出口也不可能收回。他嘀嘀咕咕地寻找理由:“你刮卡的时候,表情可真猥琐,所以我才会说你像是……”




  “你一定是不知道我真正想做的。都被你说了变态,我不做些什么实在是对不起这个称号。”




  维克托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白衬衫,他要求勇利换上。一脸疑惑地勇利老老实实穿上没多久,就见到维克托拿着剪刀来到了他的面前。




  “这件衬衫可不便宜啊!”眼见维克托拿起剪刀就准备剪他穿在身上的衬衫,勇利出口制止。




  维克托的动作没有停下,他拉起勇利穿在身上的衬衫先用剪刀剪了一个小口,随后用力拉扯,“嘶啦”一声,衬衫就被他扯出了一道口子。“所以我让你穿的是我的衬衫,而不是你的衬衫。”




  宽大的男友衬衫加上被撕开的口子,勇利的乳首暴露在空气中微微颤栗,维克托兴奋地舔了下嘴唇说道:“Amazing。”




  “维克托,我可从来都不知道你有这种癖好。”


  


  


 


 


-------------------------------------------------------------


脑洞清奇系列,起因是我在想cp20做什么无料好,后来想到画个勇利裸体上面贴上刮刮膜然后拿到手的人可以一点点刮开勇利的衣服。多么刺激有趣……然而我并不是画手,so.........



评论

热度(1037)

  1. 緣児琳杳歌 转载了此文字
    周边新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