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児

提醒:首页有转载勇维(无授权)搬运工,打扰各位大大…对不起(侵删)喜欢的小可爱们请戳原文向大大们表白。

染上他的颜色(维克多中心第三视角)

最后那一句,点睛。

OMI_刹那.未醒:

演出服设计师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看到维克多了,所以此次他接到电话尤为的激动。
他已经做好了可能不会再为维克多制作演出服的心里准备了。
一年多前维克多带着他的曲子和节目的练习视频来给他看。维克多大致的告诉他他想要的样子,比方说歌词的呼唤感觉比较空灵寂寞所以希望演出服能更加的飘逸,就像悬浮着的心情。设计师大概懂了。他看看维克多,维克多朝着他一歪脑袋好像在说[怎么了],设计师随即把脸调转开了去看料子,维克多有点不知所措了。维克多没有注意到那一声叹气,像很遗憾什么似的。[不找我做衣服也没事来坐坐吧]设计师这么的说。[你是寂寞了吗?]维克多反问他。[是啊,很寂寞]设计师一边说着一边在想也许以后他会过来,或者不过来,如果他会过来一定是来找他设计衣服,想要在冰面上为这首曲子找到或者等到一个答案,但设计师觉得如果维克多不会再留在冰面上的话他就不会过来,因为太难过,对维克多来说冰面是他人生的全部。
他一边想着,维克多是始终带着光芒的,所以他的演出服一定需要水晶宝石,但是迷茫的样子不适合太过闪亮,设计师对他给自己的那个半成品的节目视频里面那个不断摸索着的镜头印象很深,他就像是在迷雾中看不见对方但渴望着对方,在雾中,这是个好主意,可以在水晶镶嵌的外面再加一层纱。在迷雾之中依旧充满热情的渴求,维克多适合红色,如果这是维克多最后的一个节目设计师希望他是绚烂的,设计师的心中并不愿意看到一颗星星坠落下去,他给很多小星星设计过衣服,维克多从青年组夺冠开始就一直是他来设计的,他的手做陪着维克多一直到他能合法的喝酒。设计师突然想起来这颗小星星已经拿到很多的金牌了,他是太阳。
在第二天的午后设计师突然打电话给维克多,这时候维克多还在冰上,雅科夫像是守护神一样站在冰场的外围注视着维克多的练习,他也发现了,这次的维克多完全不需要任何人去指点,他有他想说的,是维克多自己想说的有关于他自己的话,不是什么大部头演绎电影片段里的一个角色,他要说的是他自己,没有人能够比他自己更加了解自己。冰场有两面墙是有镜子的,维克多时常会注视自己动作,他在做调整,动作越来越悲怆而渴望。这时候放在雅科夫这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维克多被叫过来接起来,设计师的声音被传递了过来,他说:我不计成本的帮你设计好吗?
他想让最后的维克多是一场绝唱,而维克多看着通话完毕了的手机发现了设计师所想的可能。

[别保留,我知道能有更好的]
[你这个小子都快把我的脑袋炸干了]
[我知道你在给我省着,不过我现在接广告了,收入说不定比你都好。]

维克多不像尤里,他的家境非常的不错,但是他是自己跑出来要来最好的教练这里学习的,所以即便家里每个月都会给他打来生活费他还是坚持自己能够打工赚钱绝不随便用父母的。要真的去回想的话维克多好像只有一次摔到骨折去医院做手术花费太大才用了他父母给他的钱。要是让维克多去回想的话那时候雅科夫一直都在骂他,不管是心疼还是生气雅科夫的表达方式总是非常的过激,这说的就好像维克多废了一样。但也许是年轻的关系他恢复得很快。在他带着新节目的视频和曲子去找设计师的时候设计师正在给别的选手量尺寸。维克多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安静的看着,然后帮他拍下来上传了上去注明:我的好设计师在给别人准备,委屈。立刻的,设计师的sns账号就被留言炸了。维克多朝着他一笑天真无邪的样子设计师大概就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了。
[我还以为没机会给你做新衣服了呢。]
[放心,我好着呢]维克多拍拍他的腿发出声响
[一块上好的火腿。对了,你以后直接发送邮件就好了,不用特地过来]
[可我想过来]他坐在那里晃着两条腿[这里很舒服,什么材料都有感觉就像是什么跳跃都会一样只要想着做出有趣的东西就好了。]

那时候的维克多的眼睛里面有星光,像浮在海面上的影子那样漂浮闪烁着。他调侃他[来说说你的预算吧,上两个月出门旅行就看到你更新的都是购物]
[我算好着汇率呢~]

他是那样的一个少年,好笑的挥霍和一个零头的算计全部都是他生活的痕迹。有时候设计师很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像美洲那边来一个秋衣款好让他省省心,但那样的节目经常都是散漫的悠闲的,而维克多总是在追求着各种各样的刺激,就好像他没有一顿晚餐之后的闲谈家常那样。他突然想起来维克多的家人并不在他的身边。


他看到维克多在赛场的边上抓着一个男孩的手目光凝重却又温情。但设计师不习惯看着他穿着演出服和国家队队服之外的衣服出现在冰场的四周,这太古怪了。他该在冰上。他不会回去了吗?他怎么能够甘心?无法接受即便一年前他就知道维克多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总是才思泉涌的跑来要他做衣服的少年了。
他没有看下去。


他一直都在蒙头工作。由于他曾经……是的,是曾经。他曾经是维克多的演出服设计师因此有不少的人慕名前来。当对方在询问他的设计费用的时候他总是会想起来维克多还不怎么有钱的那个时候的样子,总是说你行的,是你的话绝对没有问题的。
这当然了!
不不,他现在不能去想什么了。他一边工作一边想起胜生勇利表演的样子,他开始想要是给这个孩子做设计的话要注意哪些地方,如果他能够为他做设计的话他就该能够再经常见到维克多。
设计师发现他非常的想念维克多。

他的手上串了一半的珠片等着固定,他讨厌电话突然想起来整个工作室还刚好就只有他一个人。他工作的时候不想接电话他恨不得拔光所有的电话线再开始工作,手机要关机。他无奈的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机……来电显示的署名让他眉头上的褶子翻了个倍!


“……所以设计不用做什么改变主要颜色,他适合……”维克多还没有说完电话那一边就响起音色明亮的“蓝色。”
“是的!”维克多兴奋极了!“你看了他的比赛了吗?他很棒把?我教的。”
“是的是的”看他像个傻小子一样,不是男女的情侣装他还是第一次做呢。“你的黑心黑肺衬衫领子的地方就用黑色的吧”他笑呵呵的在看着料子全然忘记了他原本手上还在给别人做着呢。
“我哪里黑心黑肺了?”
“我都被你给吓死了还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呢,你的良心难道还是白的?”
是那个孩子救了维克多
是那个孩子救了自己

“那孩子的尺寸我都收到了,他原来的设计是真不错,衣服要比实际尺寸显瘦一些,我也不能含糊了。说起来你的那件还有什么地方要修改的吗?”

维克多想了想

“想要染上他的颜色吧……”




















老想着写设计师

评论

热度(95)

  1. 緣児OMI_刹那.未醒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那一句,点睛。